气势汹汹的日本宪兵,冲进了朝鲜百姓的家中,翻箱倒柜地搜寻着。

  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渐渐摆脱欧美列强的侵略,开始了从羔羊变成豺狼的过程,日渐强大的日本把贪婪的眼光投向了它的邻居们。1905年,日本单方面宣布朝鲜为“保护国”,并正式把朝鲜划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面对日本的狼子野心,朝鲜当政者也想摆脱日本的奴役。为了在国际社会上争取到支持,1907年,朝鲜国王李熙派出使者参加在荷兰海牙举行的“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希望国际社会能够承认朝鲜独立的地位并敦促废除所谓日本的“保护”。这样的冒险决定显然激怒了一心想吞并朝鲜的日本,日本当局直接派兵扣押了李熙,逼迫他退位。寄望于他人并没有改变朝鲜的悲惨结局,1910年8月,日本正式吞并朝鲜,朝鲜的资源被大批开采运往日本,农田大量被侵占,朝鲜人民流离失所。反抗与压迫总是相伴而生的,风起云涌的反抗运动也使得日本统治者感到像是生活在浪尖上。于是对于各类可能构成武器的东西实行严格管制,甚至厨房用的菜刀也被包括在“管制”之列。残酷的压迫激起了更强烈的反抗,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着。
  那个时代的朝鲜,下列场景经常会见到。气势汹汹的日本兵,冲进了朝鲜普通百姓的家中,翻箱倒柜肆无忌惮地搜寻着铁器,而列为危险品的菜刀只能几家人共用一把。没收了他们认为的武器之后,临走时其他任何值钱的东西都会被同时卷走。人们的愤怒在一天天积累,其怒火爆发只需要一个引线就会马上发生。而李熙之死正是这样的导火索。
  1919年1月22日,一心求得独立尊严的被日本侵略者废黜的朝鲜国王李熙突然死去。日本统治者派人在红茶中放上砒霜,将李熙毒死。其原因就在于:他虽然被逼退位,但朝鲜百姓仍然怀念这位一心求得国家独立、民族尊严的国君,李熙的感召力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因素,这始终是日本的一块“心病”。做“贼”心虚的日本驻朝鲜总督还来了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假惺惺地向公众发出讣告,称李熙是因患脑溢血而死,并把3月3日定为“国葬日”。
  李熙之死,犹如一颗重型炮弹落在了朝鲜半岛,整个民族群情激愤。朝鲜工商企业界一部分人联合起来,自称“朝鲜民族的代表”,起草了《独立宣言书》,并向巴黎和会的各国政要发出呼吁,要求确认朝鲜独立。3月1日,汉城举行大规模和平示威游行,数千名学生齐声高唱着《光复歌》走上街头;朝鲜民众犹如潮水般涌向汉城塔洞公园。然而,所谓的“朝鲜民族的代表”却开始打退堂鼓。作为这次示威游行的最初组织者,他们没敢到群众集会现场,而是悄悄地躲进了一家饭店,草草宣读了他们的《独立宣言书》。然后又做了一个愚昧无知的决定:他们主动打电话给日本驻朝鲜总督衙门的警务总监部表明请愿是“和平请愿”,并报告了“独立代表团”所在的饭店。结果可想而知,打完电话不久,日本警察便破门而入,一下将他们全部逮捕。
  民众的集会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激昂地宣读了《独立宣言书》后,30万群众和学生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游行。他们高喊着“日本总督、日本军队滚出去!”、“朝鲜独立万岁!”的口号冲向日本警察署和宪兵队。日本警察和宪兵终于挺起刺刀,端起机枪,开始对手无寸铁的民众进行血腥的镇压。烈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三·一运动渐渐进入高潮,不到短短两个月时间,整个朝鲜就爆发了3000多次示威和暴动,参加人数达200多万。棍棒、镰刀成为了人们的武器,日本官厅公署、日本官吏和走狗成为人们袭击的目标,通敌的恶霸地主也得到了严厉的惩处。
必赢官网 ,  面对风起云涌的民众起义运动,日本统治者下令用最残酷的手段进行镇压,并对朝鲜全境实行戒严,对朝鲜人民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仅依据日本官方已经缩小的数字,“三·一”起义中被杀害的就有近8000人,受伤的1.6万多人,还有大批人在监狱里被活活折磨致死。日本侵略者为了尽快平息起义,决定双管齐下,除了直接镇压外,还收买亲日派、卖国贼,从内部分化瓦解民族独立运动。

1910年8月,日本吞并朝鲜。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对朝鲜变本加厉地实行民族压迫和经济掠夺。朝鲜各阶层人民不断开展各种形式的反日爱国斗争。1919年1月22日,传出被日本废黜和长期幽禁的朝鲜国王李熙被毒死在德寿宫的消息,激怒了朝鲜各阶层群众,成为爆发反日爱国运动的导火线。李熙,原名载晃,字明夫,即位后改名李熙。李熙是兴宣大院君李昰应之子。1864年以王室旁支身份即位,成为新任朝鲜国王。 由于在许多朝鲜人眼中,被日本人废黜和长期幽禁的前朝鲜国王李熙是朝鲜复国的精神支柱,因此,李熙也成为了日本人的一块“心病”,必欲除之而后快。 李熙于1897年即大韩帝国皇帝,年号光武。其实,日本人只不过做个样子给世人看罢了,他们的目的是让李熙充当日本的傀儡。不过,李熙这个大韩帝国皇帝胸怀大志。他见日本实际已做上了太上皇,心里很不自在,便暗地里联络欧美势力,企图摆脱儿皇帝的处境。1905年,日本与俄国又交起火来,李熙乘机活动,争取朝鲜的独立。结果,俄国吃了败仗,寻求独立的李熙碰了壁,没办法,只好逃到俄国大使馆里寻求政治避难,结果还是被日本人抓了回来。李熙气得吐血,被监视在深宫里,不准外出,整天唉声叹气。时隔不久,在荷兰的海牙召开了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李熙得知这一消息后转忧为喜,暗派一个密使前往海牙,在万国和平会议上呼吁国际舆论帮助朝鲜废除日本的“监护”,恢复朝鲜的独立。 日本驻朝鲜总督长谷川得知密使是李熙派出的,恼羞成怒,领兵冲进宫来,一把将李熙推下皇帝宝座,下令废掉李熙的皇位,另扶一个叫李坧的太子来做儿皇帝。 被废的李熙被关在德寿宫。从那时起,李熙在德寿宫整整被幽禁了12年。李熙在德寿宫里的生活也还不错,身边照样有宫女侍候。 李熙每天吃过晚饭稍事休息,就端坐在佛堂之上诵经念佛。诵经之后,宫女会依照惯例奉上一杯中国的红茶给他喝。李熙平日最喜欢喝红茶。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赢得了胜利。亚洲各国人民从中看到了民族解放的希望。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埃及发生华夫脱运动;与朝鲜毗邻的中国,爱国运动正在蓬勃兴起。 日本见此局势不禁着了慌,担心朝鲜也为独立而乘机闹事。长谷川想,李熙虽然被关在高墙深宫里,可他在朝鲜人的心目中依然是个活着的神像。再说李熙本人也天天梦想复国,若是时局一变,他肯定又是朝鲜反对日本统治的一面旗帜。 于是,日本决定把李熙这个心腹之患除掉。 1919年1月4日晚,吃过晚饭的李熙又在佛堂上诵经,一个宫女像往常一样向他敬奉一杯红茶。李熙恰巧此刻口干,顺手接过茶饮了一大口。正想夸红茶清香,忽觉肚中绞痛难忍,倒在地上翻滚。宫女大惊失色,冲出门连声叫喊救驾。 可是,未等宫中太医赶到,李熙已七窍流血身亡。过了一会儿,日本监护、医生和宪兵出现在宫中,好像事先就准备好了似的。日本宪兵称李熙是得急病死的,并当即拘捕宫里所有的朝鲜官员、宫女和仆人。 接着,他们对外发丧,宣称李熙因患脑出血突然驾崩。日本驻朝鲜总督府宣布,将在3月3日这天,依照日本礼仪,为李熙举行国葬。 李熙的真实死因,是蓄谋已久的日本政府下了毒手。日本特务利用李熙夜间喜用红茶的习惯,悄悄在茶中投下了剧毒砒霜。长谷川自认为这事做得机密,绝不会有他人知道隐情。然而,纸里包不住火,不出几日,日本毒害李熙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朝鲜。李熙的被害使朝鲜人民的民族感情受到深深的伤害,引发了朝鲜全国范围内的反日斗争。朝鲜天道教教主孙秉熙拍案而起,联络数十位朝鲜民族代表,起草了《独立宣言书》。爱国学生举行反日大游行,声援孙秉熙,并与以他为首的代表们结成反日同盟。举国相约,在3月3日国葬之日,发起反日大示威。 2月8日这天,在日本的朝鲜留学生率先起事,在东京举行几千人大会,发表要求朝鲜独立的宣言。 3月1日,反日斗争提前发动。成千上万的汉城学生涌向市中心的塔洞公园。汉城和其他城市的工人都赶来了,连边远山区的农民也赶着牛车或骑着毛驴蜂拥而来。学生领袖登上公园中心六角亭,面对人山人海,庄严宣读了《独立宣言书》。 集会过后,30万人民群众,高举着朝鲜国旗,挥舞着标语小旗,涌向大街,盛大的游行示威开始了。几十万人在长街上振臂高呼: 朝鲜是朝鲜人的朝鲜! 日本强盗滚回去! 朝鲜独立万岁! 游行的队伍像澎湃的潮水一般,奔涌在汉城的大街小巷,拥向停放李熙灵柩的德寿宫前祭奠。在爱国群众的感召下,一部分朝鲜巡警也加入了游行队伍。长谷川见时局危急,急忙派大批驻朝鲜的军队、警察、宪兵、特务前去镇压。赤手空拳的人民群众与日本殖民者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日本强盗用大刀砍、马鞭抽、绳索套,残忍至极。一个手举国旗的女学生无所畏惧地迎着日本宪兵的屠刀前进,宪兵砍了她举旗的右手,她不顾伤口的剧痛,用左手举起国旗,又挺身向前走。汉城“三一”大游行震动了全国。这一天,在平壤、南浦、安州、宣川、义州、元山、仁川等地也发生了群众示威和暴动。 在开城,3月3日上午,有200多名学校女生,排队高唱赞美诗和独立歌,不多时就聚集了3000多人。到了下午,许多十五六岁的少年也加入队伍,高呼“独立万岁”的口号。 不仅如此,朝鲜各地还兴起了停业、罢市、罢工、罢课和抵制日货的浪潮。许多地方愤怒的群众拿起自制的武器,冲进日本官厅,杀进日本公署的郡守衙门。 一批日本官吏、亲日奸细和地方恶霸被就地处决。起义活动一开始就引起日本政府的注意。3月1日当天,日本原敬内阁急忙训令长谷川:“这次事件需要把它说成是轻微问题,然而实际上要严格处置,以防再次发生。但要充分注意,外国人最注意此次事件,不要招致苛刻的批评。” 至4月,日本政府决定采取“断然处置”措施,并增派6个营的兵力和400名宪兵去朝鲜。长谷川最后发布命令:“动用全部兵力尽力镇压!”他还授权警察任意搜查、逮捕朝鲜爱国群众。 在镇压过程中,日本侵略者露出本性,采取极其残忍的手段虐杀朝鲜人民。日本军警到处用军刀或铡刀砍掉起义者的头颅,在街上示众;把爱国者绑在街头十字架上,往四肢钉铁钉,把他们活活折磨致死。 在令人发指的“堤岩里屠杀事件”中,日本军警把村内的基督教徒30余人押进教堂并封锁出口,接着向教堂开枪扫射。 此时,一名妇女把自己的婴儿举出窗外,央求免孩子一死。但是,日军却用刺刀刺入婴儿的头颅,使其当即死亡。 接着日军纵火焚烧教堂,将这些平民活活烧死。日本侵略者的滔天罪行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但日本殖民当局竭力掩盖称:没有杀死一个人,只有两个人受了重伤。 但是,英勇的朝鲜人民在一系列的斗争中,显示出了不屈的精神和与日本血战到底的决心。 朝鲜“三一”运动是一场全民性的反帝爱国运动。它虽然属于自发斗争,缺乏统一领导,加上力量对比悬殊,遭到失败,但打击了日本在朝鲜的殖民统治,迫使日本不得不撤换总督,将“武断政治”改为“文化政治”,在经济上做出某些让步。 经过“三一”运动的洗礼,朝鲜工人阶级开始以一支有组织的力量登上历史舞台。 1920年,汉城出现第一个群众性的工人组织——劳动共济会。以“三一”运动为转折点,朝鲜开始进入工人阶级领导民族解放斗争的新时期。

必赢56.ne娱乐 ,  “怎么,连菜刀都要拿走吗”

  “这是武器,要没收。以后你们几家合用一把菜刀,菜刀要用铁链钉在厨房的桌子上,听到了吗?”

  将村庄抢劫一空的日本兵呼啸而去,愤怒的朝鲜百姓怒视着他们,咬牙切齿咒骂着。

  1905年,日本宣布朝鲜为“保护国”,把朝鲜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1907年,朝鲜国王李熙派出使者参加在荷兰海牙举行的“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要求各国承认朝鲜独立,废除日本“保护”。一心要灭亡朝鲜的日本,得知这一情况,干脆派兵扣押李熙,逼他退位。1910年8月,日本正式吞并朝鲜,开始了它残暴黑暗的统治。朝鲜的资源遭到疯狂掠夺,工厂企业纷纷倒闭,工人大批失业;农田大量被侵占,许多农民被迫背井离乡,逃往荒僻的山林。人们不断起来反抗,日本统治者感到十分害怕,甚至对各家厨房用的菜刀也开始进行“管制”。残酷的压迫激起了更强烈反抗,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着。

  1919年1月22日,被日本侵略者废黜的朝鲜国王李熙突然死去。

  事情的真相是:李熙虽然被逼退位,朝鲜百姓仍然十分怀念自己国家的这位国君,日本统治者对此视为一块“心病”,必欲除之而后快,最后他们派人在红茶中放上砒霜,将李熙毒死。

  做“贼”心虚的日本驻朝鲜总督假惺惺地发出讣告,称李熙是患脑溢血病逝,并宣布将在3月3日为他举行“国葬”。李熙之死,犹如一石投水,在朝鲜人民中激起了巨大反响。全国上下群情激愤。这时,一个名叫孙秉熙的串连了朝鲜工商企业界等33人,自称为“朝鲜民族的代表”,起草了一份《独立宣言书》,向巴黎和会、美国总统威尔逊和日本帝国政府发出呼吁,要求给予朝鲜独立。并且决定,3月1日在汉城举行大规模和平示威游行。

  3月1日,当朝霞映红了天空,激昂雄壮的歌声在汉城响起来:

  “起来,两千万同胞,

  起来,拿起枪和刀,

  用鲜血与敌人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