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

  从前,在七个大洋的波岸,第七七四十九个国家再过去的地方,有一位国王。国王在宫里有一个洗澡间。一天,国王清早起来去洗澡,突然发现洗澡间澡盆里的水很少。第二天早上,他走进洗澡间,发现澡盆里压根没有水,澡没有洗成。他想,肯定是仆人们的过失,便把他们召来痛骂一顿。可是,仆人们却一再向国王申辩说,头天晚上,澡盆里是盛满水了的。于是,国王发出命令:派一名士兵夜里看守澡盆里的水。可是,一切全是徒劳。夜里又有人把水用掉了。

  国王又想出另一个办法。他让人称好该放进澡盆的水的份量,然后倒入等量的巴淋柯酒来替代水,看看是谁在澡盆里洗澡。第二天早上,仆人发现澡盆里躺着一个英俊的骑士,而且睡熟了。骑士长得太俊美了,简直举世无双。他浑身上下全长满鲜花,连头发上也绽开出许多鲜艳的花朵。

  仆人们趁头长鲜花的骑士还没醒来,便把他的情形大声地向国王禀报:“我们逮住用掉水的人了!捉住头上长鲜花的人了!”国王急着要去看个究竟,匆忙中只有一只脚来得及穿上靴子,另一只脚却光着。这时,仆人们已经把头长鲜花的人抓住“你是谁?”国王问。“我是众神之王!”头长鲜花的骑士回答。

  根据国王的命令,仆人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关进一个很大的地下室里。仅凭他犯下的罪行,不久,他将受到这个国家的国王和邻国国王的惩罚。

  国王有个刚满十岁的小儿子。当人们把头长鲜花的人关进地下室时,被他瞧见了。于是,他偷偷尾随进去,想仔细看看。他隔着栏杆同众神之王交谈。

  “噢,多漂亮的大叔呀,”他对众神之王说。“我真想好好看看你呢!”众神之王回答:“只要你把我放出去,就能把我看个够。快回房间去把地下室的钥匙找来,我把这顶鲜花帽子送给你。”要知道,他的衣服、帽子和鞋子全长满鲜花哪!

  孩子回宫去了。在王宫里,人人都在忙碌着,没有顾得上问他在于什么。他到处找钥匙,最后在柜子顶端找到一把用皮带串起来的钥匙。他把钥匙绑在木棍上,再把木棍伸进栏杆,捅进地下室门上的锁孔。他终于把门打开了。众神之王对他表示感谢,向他展示自己的身躯,正当他看得出神,众神之王忽然消失了。而那根绑着钥匙的木棍还留在栏杆中间呢。

  过不多久,国王的顾问和邻国的国王们相继到齐了,他们对那个头长鲜花的人都非常好奇。他们是来惩罚他的,因为他竟敢偷偷跑到国王的澡盆里洗澡。他们怀着莫大的胜利感走进地下室,却发现那里已空无一人。但是,在栏杆中间却搁着小王子用过的那根木棍。

  国王由此断定,放走头长鲜花的人的只能是自己的儿子。国王一怒之下,立刻吩咐车夫备车,把王子送到遥远而陌生的国度,交给王子的教父管教。国王不愿意在自己的国内见到王子。

  国王给了王子许多钱,还派一名随从侍候他。

  车夫备好一辆四匹马拉的轿车,还带了一些吃的,他们就这样动身前往那个陌生的国家去了。他们走了好一阵子,当他们离开王子父王的国土时,那个狡猾的随从竟然想出一个十分可怕的主意。他想,要是把王子杀掉,他充当王子,岂不美哉。

  于是,他冲车夫叫喊:“喂,停下!”

  车夫把车子停住,随从将他叫到一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说:“咱们把王子杀了,你看怎么样?我来当王子,你来当随从,然后咱们把王子身上的钱全分喽。”

  车夫想了想,这样说道:“这主意不坏呀。”

  王子听到他们的商议,伤心地哭了起来,恳求他们别杀害他,他愿意给他们三百枚金币。

  他们总算同意饶他一命。但是,走了一程,随从又向车夫提出:“咱们把王子杀了吧?”

  王子听见他们的商议,只好再恳求他们饶恕他一条无辜的性命,并答应给他们六百枚金币。

  这次他们勉强同意,接着往前赶路。

必赢官网,  可是,当他们傍晚来到一条大河边时,随从又提出:他们不能再放过王子了,得把王子扔进河里。

  现在,王子终于明白随从要杀害他的原因。于是便恳求随从跟他调换身份;只要他们肯饶他一命,他愿意让随从当王子,车夫当随从,而他本人当车夫。

  随从同意了。他要王子对天起誓,不向任何人泄露掉包的事。他们从王子身上扒下华丽的服饰。随从穿上王子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给了车夫。而王子得到的是车夫的号衣。

  他们继续往前赶路,终于进入一个陌生的镇子,来到居住在那里的国王的王宫。他们把车子停在宫门口。随从把自己装扮成王子。车夫把自己说成是随从。他们把真正的王子当车夫打发到马厩里去。

  老国王设宴为自己的教子洗尘,还请来乐队演奏。他们足吃足喝,尽情娱乐,还盘算着以后每天如何享乐。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老国王非常客气地款待着那个随从,把他当作自己的教子。而那个装扮成王子的随从也尽情地享受。

  在这期间,被迫装扮成车夫的王子耐心、尽职地干着马厩里所有的活。晚上,每当干完活,他便坐在门口,取出笛子吹了起来。他的笛声美妙动听,连住在深宫里的老国王也一再询问,是谁笛子吹得这么好,他想见见吹笛子的人。但是,穿着王子服饰的随从却轻蔑地回答说:“哼,他只不过是个狡猾的家伙,一个骗子!让他跟我们一道来,我们都感到羞耻。”

必赢56.ne娱乐,  说完,他走进马厩,命令王子收敛,不许再吹笛子,否则就有他苦头吃。真正的王子沉默了,不再吹笛子。可是,老国王一直惦记着吹笛子的人。他非常喜欢听笛声。一天,国王又问:

  “那个吹笛子的是谁?他现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到我这里来,让我看一看他呢?”

  “免了吧,尊敬的陛下,”那个随从说,“我说过了,那家伙只不过是个会扯谎的骗子。他竟敢撒谎说,他比国王更有能耐,因为他能牵来一头脖子上套着金绳索的小金牛,要是牵不来,他宁愿把自己吊在树上。”

  老国王听后非常生气,觉得车夫太荒唐,太自大了。于是,国王把他召来,对他说,“喂,你这个只会夸下海口和撤弥天大谎的家伙,现在,你去兑现自己的诺言吧!快去牵一头金牛来,不然,就用绳索套你自己的脖子。”王子听了非常犯难,但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动身去寻找金牛。他满怀忧愁,走呀走,走到一条大河旁,也就是那个随从要把他推下去的那条河岸边。王子寻思,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于是便想纵身往河里跳。正当他要往下跳的那一瞬间,有人向他叫喊:“喂,你这不幸的人,你要干什么?”

  王子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长得与众不同又非常漂亮的人站在岸边。王子向他倾诉自己是为了众神之王才陷入窘境,变成一个不幸的人的。那人对王子说:

  “喂,你认不出我了么?我就是众神之王,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头长鲜花的人呀!别发愁,把你的不幸全告诉我吧!”

  于是,王子便把自己出来的原因告诉他。唉,到哪儿才能找到金牛呢?然而众神之王却一点也不感到吃惊。他拍了拍王子的脊背,霎那间,王子便渡过大河。他又把王子喊住,告诉王子一直往前走,直至走到一座宫殿的门口,就会找到一头用金绳拴住的小金牛。

  果然如此。王子在宫殿门口看到一头用金绢拴着的金牛。王子解下金绳,牵着金牛转身返回老国王的王宫,径直走到老国王面前,说:“尊敬的陛下,我把金牛用金绳子牵来了!”

  “谢谢你,孩子。我会通知你前来出席宴会的,到时候咱们再好好叙叙。”王子在等候着老国王的邀请。但是,那个前随从就是不把老国王的请柬转交给他。

  一天晚上,王子忘记了那个装扮成自己的随从不准吹笛子的禁令,竟然吹起了笛子。于是,老国王又派那个随从去把他召进宫来吹笛子。随从走进马厩,狠狠揍了王子一顿,强迫王子闭嘴,不准再吹笛子,不然就要他的命。那个随从回到老国王身边,对老国王说。

  “尊敬的陛下,那个说谎的家伙不肯来!他大言不惭他说,他既然能牵来小金牛,当然也能牵来母金牛。他说他比国王更高明哩。”

  于是,老国王便召来王子,给他下了一道命令,要他立刻去把母金牛牵来。

  现在,王子更加发愁了,尽管如此,他还得动身去找母金牛。王子又来到大河畔。那个头长鲜花的人早已等候在那里,他对王子说:“别发愁,我已经把一切安排妥了。你只管上路,在宫殿大门口,你会看见一头母金牛拴在那里。”

  果然,王子又从那里牵着一头母金牛回到老国王身边。“尊敬的陛下,我把你要的母金牛牵来了。”“谢谢你,孩子。过一会儿我派人去接你。”王子又在徒劳地恭候老国王的邀请。

  一天晚上,王子坐在马厩门口,又吹起了笛子。那个随从又来到马厩,把王子揍了一顿,原因是王子胆敢再吹笛子。

  然后,他又去见国王,说:“那个只会夸夸其谈的说谎的家伙又说大话了。他说他能把公金牛牵来!”

  国王又召来王子,命令他马上回去把公金牛牵来。

  王子又忧心忡忡上了路,当他来到大河畔时,又看见那个头长鲜花的人,

  王子又把自己的不幸向他诉说一番。

  “没关系,”头长鲜花的人说,“别发愁。你救过我,我也要解救你。”他把王子领到自己的王宫,给王子穿上漂亮的服饰,还送给王子一对鸽子。一只站在王子的一个肩上,另一只站在另一肩上。众神之王教导王子说:径直到老国王的王宫去;那里正在大宴宾客。王子可以坐在宾客中间,等乐声一停下来,就大声说:

  “请各位静听,这两只鸽子会把实情告诉你们!”王子依照众神之王的话去做。王子回到老国王的王宫,把公金牛拴在王宫大门的柱子上,自己则径直朝王宫的大殿走去。果然,那里正举行盛大的宴会。王子勇敢地走进大殿,当音乐停顿时,他要求大家静下来,倾听一桩闻所未闻的千古奇冤。他自己也站着等待奇迹的出现。

  这时,两只鸽子开口说话,把王子的遭遇对大家叙述一遍。从王子如何拯救头长鲜花的人开始,说到王子如何被父王撵出王宫,那个随从和车夫如何设法陷害王子,王子又如何被迫同意掉包等等,从头至尾叙述一遍。那个随从和车夫听了,立刻想躲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老国王下令把他们抓起来,关进牢房。

  老国王走下宝座,拥抱并亲吻王子,不久,又把公主许配给他做妻子。为此,国王举行了盛大的喜筵。

  我,讲故事人也出席了那次宴会;我用锄头砍树,用箩筐挑水,身上还带着火,为此,人们用棍子抽打我的腿,至今还隐隐作疼哩。

  张春风等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