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

蜘蛛阿南西知道自己智慧不够。他很狡黠,能欺骗许多不同的人,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智慧。这令他很烦恼,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

  “阿南西”是加纳民间传说中的典型形象。它有时以人的形象出现,有时以动物形象出现;它有时作为被称赞的形象出现,有时则作为被嘲讽的形象出现......

后来有一天他有了个聪明主意。“我知道”,他自言自语,“如果我能得到村里的全部智慧,把它放到空葫芦里,我就能真有智慧了。事实上,我要当最有智慧的。”于是他设法弄了一个合适的葫芦,开始了收集村里智慧的旅行。

  ‘阿南西’是加纳人民老少皆知的人物,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加纳人不知道‘阿南西’的故事。

他到了一户又一户,请求每个人给他一些智慧。人们暗笑可怜的阿南西,因为他们知道,在所有造物中,最需要一些智慧的就是他。于是每人把一点儿智慧搁进他的葫芦里,祝他搜寻顺利。

  ‘阿南西’故事共包含十六则小故事。

不久,阿南西的葫芦里智慧就满得要溢出来了,再多他就扛不动了。他现在需要找到一个地方储存它。

  一、阿南西如何知道全部的故事

“我现在一定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可是如果我不找到个好地方藏我的智慧,我准会丢失它。”

  起先所有的民间故事和传说只有天的主宰尼雅马知道。后来,蜘蛛克维古·阿南西想要占有世界上的全部故事,于是,它决定去向主宰买故事。

他四面张望,瞅准一棵高高的树。“啊”,他自语道,“如果我能把我的智慧藏在那棵高高的树上,我就永远不必担心有谁把它偷走。”

  尼雅马说:“我愿意卖给你,但价钱很贵,许多人来找我买,但他们的钱都不够。

于是阿南西开始爬这棵矗立的大树。他先拿一条布条绑在自己腰上,然后把沉重的葫芦绑在肚子前面,它在那儿该是安全的。

  有钱人家也买不起,你行吗?”

可是当他开始爬树的时候,满是智慧的葫芦卡在路上,他这样试,那样试,可是就是无效。

  阿南西回答说:“是的,我买得起,但你要多少钱?”

不久,他的小儿子从旁路过。“父亲,你在干啥?”小蜘蛛问。

  尼雅马说:“我首先要一窝胡蜂,然后我要一条大蟒蛇,最后要一头豹,有了这些东西,我才把讲故事的权利转交给你。”

“我在带着我的充满智慧的葫芦爬这棵树,”阿南西回答。

  阿南西说:“你说的一切,我都能得到。”

“可是父亲,”儿子说,“要是你把葫芦绑在后边,不是容易多了吗?”

  它说完,就回家去了。它开始动脑筋,如何办到这些东西。

阿南西在那儿坐了很久才说:“你现在不该回家吗?”

  它先剖开了一只空南瓜,上面开了一个小孔,然后它拿了一只盛满水的南瓜壳,走到一棵树边,上面有胡蜂。它在自己身上浇了一点水,让水从自己身上滴下来,然后又在胡蜂窝上浇了一点水,使水从窝上流下来,它再把空南爪套在头上,防止胡蜂叮咬。它做完这些后,对胡蜂说:“你们是不是都是傻瓜?要不,你们为什么坐在雨下面淋呢?”

儿子沿着小径蹦达走了,看不见了,阿南西把葫芦挪到身后,再上树,根本没有问题了。

  胡蜂回答:“那么我们到哪里去呢?”

爬到树梢后,他哭了:“我到处走,收集了这么多智慧,以至于成了至今最有智慧的,可是还是我的小儿子比我更有智慧。拿回你的智慧吧!”

  “你们过来,到这个南瓜里。”

他把葫芦高举过头顶,把里面的内容洒进风里。智慧刮跑了,洒向辽远而广阔的大地。

  阿南西说。

这就是智慧怎样来到世界的。

  胡蜂谢了谢它,就一只接一只地飞进空南瓜里去了。当最后一只胡蜂飞进去后,阿南西用一团草塞住小孔,说:“你们真笨!”

  阿南西把装满了胡蜂的南瓜,拿去交给尼雅马。尼雅马拿了胡蜂,说:“你还有两个条件没完成。”

  阿南西又到森林里去,砍了一根长竹子和几根藤,它走到大蟒蛇的家门口,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妻子多笨!我对她说:它又长,又有力气,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谁对?是我还是她?当然是我对!它确实比较长,很有力气。”

  蟒蛇听到阿南西的说话声,问:“你自说自话地在说些什么?”

  阿南西答道:“啊,我在同妻子吵架!她说:蟒蛇比这竹子要短,力气也小,我说是蟒蛇长,而且有力。”

  蟒蛇说:“当真理可以确定时,争吵不但是无益而且还是愚蠢的。你把竹子给我,我们量一量。”

  阿南西把竹子放在地上,蟒蛇爬到前面,躺在竹子旁边。

  “看来你短了一些。”

  阿南西说。

  蟒蛇又伸直身子。

  “还是短了一些。”

  阿南西说。

  “我再也不能伸长了!”

  蟒蛇说。

  “你前面伸长时,后面变短了,”

  阿南西说,“让我把你前面缚起来,使它不能滑动。”

  蟒蛇同意了。于是,阿南西把蟒蛇的头缚在竹子上。然后它走到竹子的另一头,把蟒蛇的尾巴缚在竹子上。然后它又把藤条牢牢地缠住蟒蛇,使它动弹不得。

  阿南西说:“蟒蛇,我妻子说得对,我错了,你比这根竹子短,而且力气也不大。你比我原先想象的要笨!现在你成了我的俘虏了。”

  阿南西把蟒蛇给尼雅马送去。尼雅马说:“你还有一件东西没有送来。”

  现在轮到抓豹了。阿南西到森林里去了,在豹经常走过的地方挖了一个坑,用网盖住,上面放了一些树叶、灰土,伪装起来,然后阿南西藏起来等待。

  到了半夜,豹出来找猎物,它走过阿南西做好的陷阱时,就掉了进去。

  阿南西一听到豹掉下去的声音,说:“啊,豹啊,你原来并不聪明!”

  第二天早晨,阿南西走到坑边,看见豹,它问:“豹,你在坑里干什么?”

  “我掉入了陷阱。”

  豹说,“你帮我出来吧!”

  “我倒很愿意帮助你。”

  阿南西说,“但我相信,我救了你后,你不会感谢我的。而且,当你肚子饿时,你还要吃掉我和我的孩子!”

  “我发誓,我决不会这样做!”

  豹叫道。

  “好,好,既然你发了誓,我就救你。”

  阿南西说。

  阿南西把一棵高大的树压向地面,然后,它在树梢上缚了一根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放进坑里,对豹说:“你把绳子系住尾巴。”

  豹把绳子系在尾巴上,阿南西问:“你扎得牢吗?”

  “我扎得很牢很牢!”

  豹答道。

  “那么,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傻瓜!”

  阿南西说完,放开了大树,树伸直了,豹从坑里飞了出来,头朝下,吊在树上,它挣扎着,叫着。阿南西乘机打死了豹,然后阿南西背起豹,给尼雅马送去。

  “我完成了你的三个要求,现在,我要同你结账了。”

  阿南西对尼雅马说。

  尼雅马对它说:“克维古·阿南西,多少勇敢的军人和领袖没做到的事,你做到了,所以我把全部故事都交给你。从现在起,一切故事都是你的了,不管谁讲了什么故事,他都应说明,这是阿南西的故事。”

  就这样,蜘蛛阿南西成了世界上一切故事的主人。

  二、为什么智慧到处有,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蜘蛛阿南西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它会造桥、筑堤、铺路、织布、打猎......但它不肯把自己的本领教给人家。有一天,阿南西准备把世界上的智慧收集在一起,藏在远处,只给他一个人用。

  于是,它到处走,一点一点地收集智慧,然后,都放在一只陶罐里。陶罐装满了,阿南西想把它藏在一棵大树的树梢顶,使得没有一个人能找到。

  它一手拿着陶罐,一边往上爬。

  阿南西的儿子英吉古梅很想知道父亲在干什么,所以,它躲在灌木丛里,偷偷地看。它见自己的父亲把陶罐抱在怀里,怎么也不能爬上树,所以就忍不住说。

  “父亲,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吗?”

  阿南西听了,大怒,叫道:“你竟敢跟踪我?”

  儿子说:“我是想帮你忙。”

  “这不是你的事!”

  儿子回答说:“父亲,你说得不对。我看到你抱着陶罐爬树很吃力!我想:你要是把陶罐挂在头颈上,或者背着,就能轻松地爬上去了。”

  阿南西想了想,就照儿子说的做了。它果然很容易地爬上了树。然后它停了下来,看了看儿子,这时,它感到很尴尬:自己拿一罐智慧,却不知道怎么爬树。

  阿南西大怒,气得把智慧罐往地下用力一扔,打碎了陶罐,于是里面的全部智慧飞向四面八方了。

  人们听见响声都跑来看,每个人都得到了一点智慧。要是我们碰到了傻瓜,那是因为他迟到了,没有得到自己的一份。

  这个故事使人想起了阿沙吉部族人的话:智慧到处有,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三、年纪越大,越应受到尊敬

  有一天,平原上和森林里的野兽在争论,谁的年纪最大,谁就应该受到尊敬。每种野兽都说:“我年纪最大!”

  它们激烈地争了好久,最后决定去找法官解决。它们来到蜘蛛阿南西的家里,说:“克维古·阿南西,我们有一个问题怎么也解决不了,就是我们当中谁更应受到尊敬,你听我们说吧!”

  阿南西叫自己的儿子给它拿来一个椰子壳,它庄严地坐在上面,那副样子就象部族首领坐在雕花的椅子上。珠鸡第一个说:“我发誓,我说的是对的!我是动物中年纪最大的!我出生时,发生过一场森林大火。除了我以外,世界上谁也没有扑灭大火,都被火烧死了。但我不怕火,用脚踩灭了大火,当时我烧伤了,直到今天还留下伤痕。所以我的脚一直是红的。”

  大家往珠鸡脚上一看,它的脚果真是红的,所以大家说:“对、对,它年纪最大!”

  接着鹦鹉说:“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动物界年纪最大的要数我。我出世时,当时还没一件工具,是我为铁匠做了第一把铁锤,当时我用尖喙凿斧,凿出了第一把铁锤,所以我的嘴才弯了。”

  大家看了看鹦鹉的嘴喙,叫道:“是呀!是呀!鹦鹉真的是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

  但象却说:“我发誓,我说的全是真理。我的年纪比珠鸡、鹦鹉都大。我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我出生时,上帝把又长又方便的鼻子第一个给我,当他创造其它动物时,原料不够了,所以它们都是短鼻子。”

  野兽们仔细看了大象的鼻子后,叫道:“是啊!是啊!大象真的是年纪最大的!”

  兔子却在大象后面说:“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在你们当中,我年纪最大!我出世时,既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一片灰蒙蒙的。所以我的毛皮一直是灰色的。”

  大家都同意兔子的说法,说:“对!对!对!兔子年纪最大!”

  最后一个说的是豪猪,它说:“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大家一定会承认我是这里年纪最大的。我出生时,地球还没形成,它是软绵绵的,谁也不能在上面走路,我只能用自己身上的针支撑起来。”

  豪猪的结论是很有说服力的,所以在场的动物都向它欢呼:“对、对、对!还有谁的年纪比豪猪大?”

  此后大家都不说话了,准备倾听阿南西的判决。阿南西坐在椰子壳上,摇摇头,说:“你们早点来找我,就不会争吵了。因为世界上,年纪最大的是我。我出生时,地球还没有,世界上没有东西可以站,我父亲死时,没有地方可安葬,所以我把父亲葬在自己头脑里。”

  动物们听了后,说:“对、对、对!克维古·阿南西年纪最大,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吗?”

  四、阿南西同时参加两次婚礼

  克维古·阿南西由于贪吃,肚子被腰带勒坏了。

  据说,某一年阿南西要参加两次婚礼:

  一次在基贝斯城里,另一次在迪阿比。可两次婚礼在同一天举行,阿南西就问自己:“我该去参加哪一处的?”

  它想了想,决定:“两处都要去,我都想吃!先到较早开始吃的一家,然后再到另一家去吃。”

  但是要打听哪家先开始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到迪阿比去问:“你们什么时候吃酒?”

  没有一个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它到基贝斯城去,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吃?”

  但这里也没有人能说得出。它就这样在两个城里来来去去,走得精疲力尽,但它还是不知道哪家先开始吃。

  后来,克维古·阿南西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它买了一条长绳子,叫来了两个儿子英吉古马和特辛。它用绳子缚住自己的腰,把绳子的一头交给英吉古马,说:“你拿住这头绳子到迪阿比城去,当那里开始吃酒时,你就用力拉一拉绳子,我马上来。”

  它把另一头绳子交给特辛,说:“你拿着这头绳子到基贝斯城去,当那里吃饭时,你用力拉一拉绳子,我马上来。这样我就知道,哪一家先吃饭了。”

  英吉古马拿了一头绳子到迪阿比去了,而特辛拿了另一头绳子到基贝斯去了。它们各自等待可以拉绳子的时刻。

  没料到,两地的宴会同时开始,结果,当英吉古马用尽力气拉绳子时,特辛也在拼命拉绳子。两个人用的力量是一样的,所以阿南西站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两个儿子越拉越有劲,直到婚宴结束,才把绳子丢掉,去了解为什么父亲不来吃喜酒。

  儿子们在原来的地方找到了父亲,但它的样子不是原来那样了:绳子把阿南西勒成两半,当中非常细,以后它一辈子就如此身形。

  从此后,蜘蛛阿南西的贪馋就出了名。

  五、一场有趣的比赛

  有一天,苍蝇、蝴蝶和蚊子一起去找食物。它们在森林里遇到了蜘蛛阿南西。

  “我们要吃掉你!”

  它们对阿南西说着,就想捉住它。但阿南西力气比较大,苍蝇它们制服不了它。阿南西问:“你们为什么要打我?”

  苍蝇它们说:“我们饿了。你也知道,大家都要吃东西的。”

  “我也想吃的,但为什么我不吃你们?”

  苍蝇它们说:“因为你没有力量战胜我们。”

  “但你们也没有力气战胜我!”

  阿南西说,“那么我们用别的方法解决争端吧。我们各自讲一个故事,如果我不相信你们讲的故事,你们就吃掉我;当然,如果你们说我是说谎,我就要吃掉你们。”

  苍蝇它们都同意了,于是蝴蝶第一个讲:“我到世界上来以前,我的父亲搬到新的土地上生活。但第一天他的脚就被园艺刀弄伤了,不能干活。这时,我代父亲清除地里的树木,准备播种、除草、收割、脱粒,最后把粮食藏在仓库里。过了几天,我才出生,我的父亲已成为富翁。”

  蝴蝶、苍蝇、蚊子看了看阿南西,只要它说:“这是不可能的!”

必赢官网 ,  那么就可吃掉它了!但阿南西却说:“多好的故事!看来,这完全是可以相信的。”

  接着蚊子讲了:“我四岁时,我被大象踩死,但我又熟练地爬了起来,骑在大象的背上。我的情绪非常好。这时,我看见豹在森林里走,我就去追它,刚要抓住它时,它回转身,张开大口要吃我。我立即把腿伸进它的嘴里,抓住它的尾巴,然后拖到自己身边,将它肚子剖开来。豹刚吃了一只绵羊,现在绵羊在外面了,而豹在里面了。绵羊衷心地感谢了我,就吃起草来了。”

  蚊子、苍蝇、蝴蝶看了看阿南西,只要它说:“这是吹牛!”

  那么它们就可以吃阿南西了。可是阿南西说:“这完完全全是事实!是事实!”

  这时,轮到苍蝇说了:“有一天,我去打猎,发现了羚羊的脚印,我举起枪瞄准它,打了一枪,跑到前面,抓住羚羊,把它翻了个身,撕下皮,割成四份。这时,我刚刚打出去的子弹从旁边飞过,我捉住子弹,又装在枪里。我肚子饿了,就把肉放在一棵大树树梢上,在树枝上点了火,烧鹿肉。我一口吃了整整一头羚羊。”

  这时,苍蝇、蝴蝶和蚊子以为阿南西肯定会说:“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阿南西却说:“这是世界上所有故事中最真实的一个!”

  下面,轮到阿南西说了。它说:“在去年,我种了一棵椰子树,没过上一个月,它就长大了。这时,我很饿了,就摘了三个椰子。我用园艺刀割开第一个椰子,里面飞出一只苍蝇,我割开第二个,里面飞出一只蝴蝶,我又割开一个,里面飞出一只蚊子。因为结这三只椰子的树是我种的!就是说,苍蝇、蚊子和蝴蝶都是属于我的。我想吃掉它们,它们却飞走了。从此后,我就到处找,要吃掉它们。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的苍蝇,我的蚊子和我的蝴蝶!”

  苍蝇、蚊子、蝴蝶一听,愣住了。阿南西说:“你们要对我说什么吗?”

  它们又不能说阿南西说谎,因为这么一来,它们就输了,阿南西就要把它们吃掉。它们既不能说阿南西说的是对的,又不敢说它说谎。它们只得转身逃了。

  六、会跳舞的帽子

  只要仔细看一看蜘蛛阿南西,就会发现,它的头是秃的。据说,很久以前它的头是长毛的,失去毛的原因,是它太爱虚荣。

  有一天,阿南西的丈母娘死了,消息传来,它的妻子阿索马上回到自己故乡去参加葬礼。

  阿南西对阿索说:”你马上走,我等会儿就来。”

  阿索走了,阿南西想:我到了丈母娘家,应表示出沉痛的哀悼,那时,我将不吃饭,所以现在要多吃一点。于是,它在家里先吃得饱饱的,然后它穿上丧服,到阿索的娘家去了。

  到了那里,阿南西为了表示尊重丈母娘,它对别人说:“人家都在沉痛悼念我妻子的母亲,我怎吃得下饭?我要戒斋七天,到第八天才吃。”

  其实,没有一个人要它戒斋那么多日子!再说,亲人亡故,也不必用饥饿来折磨自己。但是阿南西的性格就是如此:要么不吃,吃起来,就一个人顶两个人;要么不跳舞,一跳起来,就顶两个人;对死者要么不哭,哭起来就比别人都伤心。总之,无论做什么事,它总是不让别人超过自己。

  后来,兔子、蛇、珠鸡、豪猪等动物都吃饱了,只有阿南西没吃。

  第二天,它们又劝它说,“你吃点吧,不然,要饿坏身体的。”

  但阿南西回答:“我要饿七天。要不,丈母娘死了,我还吃得饱饱的,这算是什么女婿?”

  第三天,朋友们又对它说:“阿南西,你吃吧,不要再饿了。”

  但是阿南西十分固执,说:“我妻子的母亲死了只三天,我怎么能吃得下?”

  朋友们吃的时候,阿南西贪婪地吸着食物的香味,他饿得难受极了。

  第四天,阿南西一个人留在屋里,这时炉子上在烧豆,它闻到了豆的香味,忍不住往锅子里看了看。阿南西再也忍不住了,它拿了一只很大的汤匙,舀了一汤匙大豆,藏在偏僻角落里,躲着吃,不让别的动物看见。可这时,狗、珠鸡、兔子回到炉子前,阿南西马上把豆放在帽子里,戴在头上。朋友们走到锅子边说:“阿南西,你应该吃了!”

  阿南西回答说:“不吃!我伤心得喉咙里梗住了,我吃不下!”

  但这时,滚烫的豆烫坏了它的头,它痛苦地用手转着自己的帽子,它看到朋友们看着它转动帽子,就说:“今天,在我们村里是跳舞节,我将转动帽子,以示庆祝。”

  豆烫得更厉害了,阿南西把帽子也转得更快了,后来,它痛得实在忍不住,就跳了起来,可嘴里却说:“我们村里的舞是这么跳的。”

  阿南西一边跳,一边转帽子。因为豆在烫着它的头,它想脱帽子,但怕出洋相。所以,只好叫道:“我们村里逢到重大节日,就是这么跳的!我要去参加!”

  朋友们对它说:“阿南西,你吃点东西再上路吧!”

  但是豆烫着阿南西的头,它一边跳,一边痛得身子也弯了下来,它叫道:“不吃!它们就是那么跳的!我应该回去,到自己村里去,它们等着我!”

  说着,它跑出屋子,一边跳,一边转动帽子在路上跑。朋友们追了出来,在后面叫:“吃一点再走吧!”

  阿南西叫道:“我的丈母娘刚刚死,我就吃东西,这是在侮辱自己!”

  朋友们跟在后面,但阿南西痛得太厉害了,它受不了,只得脱下帽子。

  当狗、珠鸡、兔子等朋友看到阿南西帽子里的豆,就停下来,嘲笑挖苦它。

  阿南西非常惭愧,它跳进深草丛里,说:“把我藏起来!藏起来!”

  于是草把它藏了起来。

  所以,从这以后,蜘蛛经常在草里躲着;藏在帽子里的热豆,把它的头发烫掉了,所以成了个秃顶。

  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蜘蛛一直想装出比别人好的样子。

  七、月亮为何在天上?

  阿南西生了第一个儿子,想给它起个名字。但孩子突然说起后来了:“我不要名字,我已有了名字,我叫阿加加伊,意思是预知灾祸。”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得了第二个儿子,它也对父亲说,自己已有了名字,它说:“我叫特凡·阿克文,意思是筑路者。”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生了第三个儿子,这儿子说:“我叫赫瓦·苏奥,意思是弄干河流。”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生了第四个儿子,这儿子说,它叫阿特瓦福,意思是吃动物内脏者。

  后来,它又生了第五个儿子,叫托托·阿布奥,意思是扔石头者。第六个儿子,叫达伊雅,意思是象枕头一样躺在地上者。

  当时,阿南西只有六个儿子,英吉古马和特辛还没出世。

  有一天,阿南西出去旅行,过了几个星期,它还是没有回家。大儿子阿加加伊会预知灾祸,说:“阿南西在一个遥远的原始森林里掉进了一条河里。”

  第二个儿子特瓦·阿克文,即筑路者,马上筑了一条直通原始森林的路,兄弟们顺着这条路来到了河边。

  第三个儿子赫瓦·苏奥,会抽干河水,在河底找到了吃掉阿南西的那条大鱼。第四个儿子阿特瓦福会剖动物的内脏,它剖开鱼的肚子,解放了父亲。

  儿子们把父亲抬到岸上,但这时一只老鹰在向它们进攻,又抓走了阿南西。

必赢56.ne娱乐 ,  第五个儿子托托·阿布奥会扔石头,它用石头击中了老鹰,鹰立即放下了阿南西。阿南西掉到地上时,第六个儿子达伊雅马上上去,象枕头一样躺在地上,使自己的父亲掉在枕头上。

  六个儿子就这样救了父亲。

  过了些时候,有一天阿南西在森林里走,突然看到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原来,这是月亮。阿南西从来没看见比月亮更美的东西,它决定把月亮送给一个儿子。

  可一个月亮送给哪一个儿子好呢?阿南西问上帝尼雅马:在六个儿子中,是谁最出色救自己脱险。尼雅马放下自己的事,到地面上来。

  阿南西叫来儿子们,它们来了,看见上帝手里拿着一个月亮,它们谁都想得到这份礼物。为此,它们争了起来,个个认为自己应该得到。老大说,是它发现父亲在河里,老二说是它筑了路,老三说是它弄干了河水,老四说是它剖开了鱼肚子,老五说是它用石头打伤了鹰,最小的说是它象枕头一样放在地上,救了父亲,它们争了一整天,又是吵又是闹,谁也说服不了谁。

  连英明的上帝也无法决定谁该得到这份奖励。

  后来上帝听腻了,就站起来,到天上去了,当然,把月亮也带上了天。

  所以,现在月亮一直在天上,那就是当时上帝带上去的。

  八、阿南西捉鱼

  在西非洲,有一个阿尚吉部族住的村庄。这村庄在一个大森林的边上,阿南西也住在这个村里。附近一带的动物都知道蜘蛛阿南西,这是因为它太狡猾,常常欺骗邻居,占它们的便宜。

  阿南西喜欢过好日子,但更喜欢别的动物替它干活。由于大家都知道阿南西的狡猾,所以,就处处提防它。后来,阿南西只好玩弄新花招,才能给自己弄点东西。

  有一天,它坐在自己家门口,有一个名叫奥森沙的人走过。阿南西对他说:“我同你一起撒网,卖了鱼,就可以发财!”

  奥森沙知道阿南西是个滑头东西,所以说:“现在,我东西很多:有各种水果,有余粮可出卖,我已经够富了,你自己去撒网捕鱼吧!”

  “唉!独个儿能撒网?我一个阿南西干得了那么多的工作!现在就是有一个笨蛋我也需要!”

  可奥森沙还是坚持走了。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人走过来,他名叫阿涅尼。

  阿南西看见他说:“我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们一起去撒渔网吧!我们卖了鱼,就可以发财了!”

  阿涅尼也知道说话的是个滑头家伙。所以装作思考的样子,说:“你这个主意想得真好!两个合作捕的鱼肯定比单个儿捉得多。好,我们去吧!”

  阿南西和阿涅尼一起去捕鱼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村庄。

  奥森沙在市场上遇到了阿涅尼,对他说:“听说你同阿南西去捕鱼,有没有这回事?你不知道它会欺骗你吧?它对大家都说过,要找一个笨蛋,给它撒渔网,替它做一切工作,而卖鱼得的钱,它独个儿要!”

  “我的朋友奥森沙,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受它骗的!”

  阿涅尼说。

  第二天一早,阿南西和阿涅尼一起到森林里去砍棕榈树枝,准备织网。

  阿南西想办法要使阿涅尼多干一点活。但它到了棕榈林时,阿涅尼却先开口了:“我们是伙伴,做什么事都一切平分。这样吧,我割棕榈枝,你代我受累!”

  “慢着!让我想一想,”

  阿南西说,“为什么要我代你受累?”

  “要知道,我们人干活时,总有别的人要为干活的人受累的!”

  阿涅尼说,“你和我一起干活,也是这样!如果我砍树,说什么你也要为我受累。”

  “原来如此!你把我当作傻瓜了!”

  阿南西说,“快把刀交给我!我来砍,你代我受累。”

  于是,阿南西拿了刀,开始砍树了。它每砍一下,阿涅尼就喔唷叫一声。

  他坐在树影下面,“累”得直哼,而阿南西砍了一技,又是一枝,总之,它干得十分起劲,还不知道,已经上当了。

  树枝终于砍完了,阿南西又把树枝扎成一大捆,这时阿涅尼才慢慢站起来,摸着腰,装着很累的样子,一边哼,一边说:“阿南西,你让我背树枝,你该代我受累了!”

  “朋友,不必!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笨蛋,树枝我来背,你还是代我受累。”

  阿南西说。

  阿南西背起一大捆树枝,向村里走去。阿涅尼一边走,一边打着哼哼:“喔唷!阿南西,你轻些!喔唷!”

  他们到了村里,阿涅尼说:“阿南西,现在你让我织网吧,你代我受累!”

  “不、不,”

  阿南西连忙回答,“你继续干你的事:代我受累!”

  于是阿南西织网,阿涅尼躺在树影下,闭着眼睛呻吟。阿南西织得满头大汗,它看了看躺在近处的阿涅尼,只是砸砸舌头,直摇头,想:阿涅尼自以为很聪明,现在可又是呻吟,又是叹气,几乎要累死了!

  网织好了,阿涅尼站起来,说:“阿南西!我的好朋友,现在,你让我把网拿到河里去,你可以代我受累了!”

  “不行!”

  阿南西说,“网我自己拿去,你继续代我受累!”

  于是,他们一起向河边走去。阿涅尼对阿南西说:“阿南西,等一下,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这条河里有鳄鱼,曾经咬死过人,我想,你还是让我到河里去撤网,如果鳄鱼咬我,你就代替我去死!”

  “什——么?”

  阿南西叫道,“你放明白点!你说这话,是在骗谁?我下水去,我来放鱼网,如果鳄鱼咬我,你就代替我去死!”

  阿南西拿了鱼网,走到河里,把网撒了下去,然后一起回到村里。

  第二天早晨,他们一起去检查鱼网,里面只有四条小鱼。阿涅尼抢先说:“阿南西,只有四条鱼!你拿吧,明天鱼多了,我来拿。”

  阿南西听了,大为生气,说:“你把我当作什么?你以为我是个十足的傻瓜?不,阿涅尼!你拿这四条鱼,我明天再拿!”

  于是阿涅尼拿了鱼到城里去卖了。

  第二天,他们来到河边,把网拉起来,一看,阿涅尼说:“你看,只有八条鱼!我很高兴,今天这么少的鱼轮到你拿,我明天的鱼一定比今天多一倍!”

  “等一等!”

  阿南西说,“你要我今天拿,这样,你明天好拿更多的鱼吗?不行,今天这些鱼也都给你拿!”

  于是,阿涅尼拿了八条鱼到城里卖了。

  第二天,他们又来到河边,一看,网里有十六条鱼,阿涅尼说:“今天十六条鱼都你拿,这不算多,明天我一定能拿更多的鱼!”

  “当然罗,今天该轮到我拿了!你拿明天的一份。”

  阿南西说到这里,却又改变了主意,说,“你今天又想欺骗我,你要我今天收下这十六条小得可怜的鱼,好让你明天拿更多的,是不是?”

  于是阿涅尼又拿了十六条鱼到市场上去卖了。

  过了一天,他们又到了河边,拉起鱼网,发现网烂了,坏了,阿涅尼说:“好极了,今天当然轮到你拿。我很高兴,你看,网烂了,坏了,不能再用了。我告诉你我们应该做的事:你把鱼拿到城里去卖,我把烂网也拿去卖。这种网很贵,我的办法很好。”

  “嗯......等一等”阿南西听说鱼网很贵,就动起了坏脑筋,说,“你忙什么?我拿鱼网去卖,这钱我为什么不拿,要给你呢?”

  阿南西说完,头顶着破烂鱼网到城里去了,阿涅尼拿着鱼,跟在后面。

  他们到了市场上,阿涅尼卖了鱼,而阿南西仍然在市场上跑来跑去,大声叫着:“卖破鱼网!卖最好的破鱼网!”

  当然没有一个人要买破鱼网,而且人们对阿南西十分生气,因为它把大家当作会买这种破鱼网的笨蛋!

  就这样,整整一天,阿南西背着鱼网在市场上一边走,一边叫:“请买烂鱼网!最出色的破鱼网!”

  最后,部族头领也听说阿南西在市场卖破鱼网的事,他派出使者,要他立即将阿南西带来。头领见了阿南西,大怒地问:“你回答我,你在干什么?你想把我的百姓当作傻瓜?”

  阿南西答:“我是在卖烂鱼网,最最好的破鱼网。”

  “你把我们当作什么?”

  头领说,“你以为我们都是不懂事的?你的朋友阿涅尼常到市场上来出卖很好的鱼,可是你要我们买谁都不需要的破网!这是嘲笑我们!你侮辱了我们!”

  头领对站在旁边听的市民们说:“你们把阿南西带去,惩罚它一顿!”

  市民们抓住阿南西,把它赶到城外,用木棍揍了一顿。

  阿南西大叫大哭,但毫无用处。当它被打伤后,阿涅尼对它说:“阿南西,这次就作为你的教训吧,我想找个傻瓜同你一起捕鱼,但你不用到别的地方去找,因为你自己就是一个大傻瓜!”

  阿南西听了点点头,擦了擦自己被打伤的背,责备地看了阿涅尼一眼,说:“但我挨打时,我为你代受了痛苦!”

  九、为什么到处都有大象?

  有一天,蜘蛛阿南西在森林里走,看见一头大象,把一棵棵树连根拔起,扔到空中。蜘蛛以为大象是在夸耀自己的力量,就非常气恼,责问大象说:“哪个傻瓜在拔草?”

  大象吃惊地往四周一看,问:“是你在同我说话吗?”

  阿南西回答:“是我在对你说话。”

  大象很气,说:“你难道不想活了?你只要碰我一下,我就叫你变成死的东西!”

  蜘蛛阿南西却勇敢地说:“好吧,那我们就来较量一下吧!”

  这时,大象哈哈大笑说:“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笑的事!”

  阿南西说:“好吧,我们来试试看,到底谁胜谁败!”

  大象认为反正这是闹着玩,就答应了。它们商定:大象先接连三夜到阿南西家门口来打它,然后蜘蛛接连三夜到大象家里去打它。

  在回家的路上,阿南西想着办法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它知道自己受不了大象的一击,但办法终于想了出来:要叫大象打到别的动物身上,而不打在我身上。

  这一年没有长雅姆斯草(热带攀藤草,有钱人把它磨成粉当食物)阿南西回到家里,装了满满一篮,拿到河边等。不多一会儿,终于一只兔子来了,这时阿南西一边把草扔在河里,一边说:“这下子我的家里宽敞了。”

  兔子看了,十分惊奇,问:“阿南西,你在干什么?现在雅姆斯草那么少,你为什么把它丢在河里?”

  阿南西满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里多得放不下,不信,你到我家里去,我请你吃饭,你可以随便吃我的雅姆斯草!”

  兔子对蜘蛛阿南西的本性也是十分明白的,就问:“你不会骗我吧?”

  阿南西回答:“我为什么要骗你?你自己想想吧!”

  于是,兔子到阿南西的家里去了。它们煮了一点雅姆斯草,一起吃,然后阿南西要兔子帮它收雅姆斯草。兔子问:“这是什么意思?”

  阿南西说:“你会看见的,每天夜里有一个动物走到我的窗前,给我拿来一篮雅姆斯草。你既是我的朋友,就代我接收下来。当那动物问:‘你准备好了吗?’你回答说:‘我准备好了!’就是这些!”

  兔子说:“好吧,这事我来干,我会的。”

  于是,兔子开始等了,而阿南西却睡了。

  深夜,大象来了,问:“你准备好了吗?”

  兔子回答:“是啊,我已准备好了。”

  于是大象用长鼻子打了一下兔子,兔子差一点被打死,它拖着受伤的身子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阿南西又拿了一篮雅姆斯草,走到河边,当一只珠鸡走过来时,阿南西一边把雅姆斯草扔到河里,一边说:“这下我的家里可以宽敞一点了!”

  珠鸡见了问道:“阿南西,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把雅姆斯草扔在河里,现在正在闹着饥荒啊!”

  “我家里这种草可多了!”

  阿南西说,“多得放也放不下。你到我家去。

  我请你吃。”

  珠鸡问:“你不会骗我吧?”

  阿南西说:“瞧你说的,我怎会骗你呢!”

  于是珠鸡去了,吃了雅姆斯草,到了睡觉时,阿南西说:“亲爱的珠鸡,你今夜帮我接收雅姆斯草吧!”

  珠鸡问:“怎么个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