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城市还没有醒来,路灯尚未熄灭,天上星星闪烁。男人却悄悄起床,去厨房,点起灶火。米是头天晚上就淘好的,加了山楂、大枣、白砂糖。淡蓝色的火焰越烧越旺,男人的瞳孔里,便也藏了一团小小的火焰。男人去洗手间,洗脸,刷牙,梳头,镜子里的男人,每天都在一点一点老去。男人再一次来到厨房,锅里的米粥已经沸腾,男人低了身子,他闻到了清香和甘甜。男人开始煎蛋,熟稔并极有节奏。男人手腕轻抖,蛋翻一个漂亮的跟头,香气更加浓郁。两只蛋煎好,男人开始切起咸菜。菜刀落得很轻,不仔细听,甚至寻不到一点声音。做完这些,男人进到卧室,对仍然熟睡的女人说,起床吧!这时候,距离男人的起床时间,恰好过去十五分钟。男人返回厨房,将米粥轻轻搅动,屋子里变得香气四溢。他往切好的咸菜上撒一点葱花,再淋上一点辣椒油一切都随了女人的口味,男人可以将葱花和辣椒油精确到克。 两个人一边静静地吃饭,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早间新闻。收音机放在餐桌上,音量调到很小,他们不想扰到友好的邻居。这时候,城市仍然是安静的。 男人在阳台上目送女人离去,然后重回卧室。他很快睡去,甚至打起均匀并且响亮的鼾。他累,但他踏实。然后,闹钟突然响起,男人爬起来,天就亮了。男人匆匆出门,走到公交站点,等待一辆公共汽车。他本可以坐下一辆车,但他喜欢这辆,因为车上有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这辆公共汽车的司机。汽车远远地驶过来,男人就笑了。每天他为妻子做饭,每天妻子送他上班,两个人在车厢里相视而笑,谁也不肯说话。 女人工作的日子,男人必为女人早起十五分钟。 逢女人休息的日子,男人仍然会为女人早起十五分钟。不必调闹钟,无论头天晚上几点休息,男人总能将他的生物钟调到几乎分秒不差。他煎蛋熬粥,围裙将又胖又矮的他打扮成名店名厨。然后他唤女人起床,洗漱,吃饭,听收音机,再然后,不必上班的女人开始做家务,不必上班的男人坐在沙发上翻书,又突然看女人一眼,将书放下,为女人打起下手。 男人早起,只为女人能够多睡十五分钟。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五年,年年如此,天天如此。他和妻子一天天老去,没有老去的,是他们的相视而笑。仍然是初恋时的相视而笑,只在纯粹和羞涩里多出几分浓郁和相依为命。一个笑就足够了,他们能够读懂一切。 终于熬到退休的日子,女人的头上有了白发,男人的脸上堆满皱纹。晚饭时候,女人对男人说,每天十五分钟,二十五年,便是十三万分钟。男人低着头,问,这么多?女人说她刚刚算过,不会错。男人笑笑,不说话。女人说二十五年,你少睡了十三万分钟。男人再笑笑,不说话。女人说明天早晨,你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男人又笑笑,点点头。然第二天,当准时醒来的男人系着围裙走进厨房,当男人看到淡蓝色的火焰蹿起,他突然想起,这时候,他本该在梦里的。 转身,他看到,悄悄站在身后的女人,早已泪如雨下。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最近,为了参加跑步比赛,我开始清晨跑步。通常是5点起床,跑上几公里之后,再回家洗澡、吃饭,然后坐公交、换地铁,赶去上班,开始一天的生活。在公交车上时,我会阅读两期订阅的CHINA DAILY的新闻,公交到站刚好看完。在地铁里时,我会阅读随身携带的书,根据书的难易程度,每天能读上十几页至几十页。也有的时候,我可能刚读完一本书,正拿着这本书翻看所记的读书笔记,在头脑里构思着要怎样写出一篇书评来。

★ 励志语录——贪婪是最真实的贫穷,满足是最真实的财富。 ★

半小时后,男人一手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一手端一碟淋了香油的咸菜丝,进卧室,喊女人起床。女人翻个身,嘟囔一句什么,又睡过去。男人听着女人香甜的鼾声,不忍再叫。坐在床前,看看表,再看看女人,再看看表。女人却突然从床上弹起来,看表,慌忙穿衣起床,嘴里不住地埋怨,要迟到了,你怎么不叫醒我?他把白粥和咸菜递过去:不着急,还有时间,先把粥喝了。

这样,当我和大家一样,清晨赶到公司上班时,我已经完成了跑步、学习、读书三件事了。然后,在极大的精神满足感中,我会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

每天凌晨,4点20分,男人准时点着火,锅中放水,米淘好了在水里浸泡着。米是糯米,锅是砂锅,火是煤火。待水开,放米,大火煮10分钟后,改温火慢熬。米在锅里扑突突地跳着,男人在炉火旁弯着腰,用勺子一下一下缓缓搅动……

粥是白粥,不加莲子不加红枣不加桂圆,这样的粥,女人喝了5年。男人和女人结婚的时候,家里没钱摆喜酒,两个人只是把铺盖放在一起,便成了一个家。新婚之夜,男人端过来一碗白粥,白莹莹的米粥,在灯下泛着亮晶晶的光。男人说,你胃不好,多喝白粥,养胃。女人便喝了,清香淡雅的粥,温暖熨帖的不仅是胃,还有心。

由于我跑步之后会随手把跑步打卡的信息分享到朋友圈,最近经常会接到朋友的咨询。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当他们还在睡梦中时,我已经在清晨五点多跑完了10公里。这对于他们来讲,简直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于是他们纷纷向我求助,到底怎么做才能和我一样成为早起鸟。

半小时后,男人一手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一手端一碟淋了香油的咸菜丝,进卧室,喊女人起床。

他们在同一个厂里上班,女人常年早班,男人常年夜班。男人凌晨4点下班,女人早上5点半上班。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短短一个多小时。男人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点火,添锅。男人只会熬白粥,他们的经济状况,也只允许他煮一碗白粥。

必赢官网,必赢56.ne娱乐,说来惭愧,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做到起得这么早的。曾经,我做着一份让人羡慕的每天睡到自然醒的工作。曾经,我也是那个每到周末不睡到中午不罢休的孩纸。曾经,我也是个典型的早起困难户,懒症重度患者。我的早起之路,经过了以下几个阶段:

女人翻个身,嘟囔一句什么,又睡过去。男人听着女人香甜的鼾声,不忍再叫。坐在床前,看看表,再看看女人,再看看表。女人却突然从床上弹起来,看表,慌忙穿衣起床,嘴里不住地埋怨,要迟到了,你怎么不叫醒我?他把白粥和咸菜递过去:不着急,还有时间,先把粥喝了。

就是这样一碗白粥,居然把女人滋养得面色红润,娇美如花。

【6:00起床】

粥是白粥,不加莲子不加红枣不加桂圆。这样的粥,女人喝了5年。男人和女人结婚的时候,家里没钱摆喜酒,两个人只是把铺盖放在一起,便成了一个家。新婚之夜,男人端过来一碗白粥,白莹莹的米粥,在灯下泛着亮晶晶的光。男人说:“你胃不好,多喝白粥,养胃。”女人便喝了,清香淡雅的粥,温暖熨帖的不仅是胃,还有心。

后来,厂子效益不好,男人下了岗,可是日子还得过下去。男人拿出微薄的积蓄,女人卖掉了母亲留给她的金戒指,凑了钱,开了一家杂货店。一隻碗,一把拖把,一个水壶,利润不过几毛钱,男人却做得很用心。女人下班了,也来帮着打理店舖。没人的时候,男人和女人,坐在一堆锅碗瓢盆中间,幸福地憧憬。男人说,等有钱了,咱把连锁店开得哪儿都是。女人说,那时候,我就不上班了,天天在家变着花样给你做好吃的。男人说,哪儿还用你做啊,想吃什么,咱直接上饭店去吃。女人撒娇,不,我就想吃你煮的白粥男人便揽了女人的肩,眼睛热热的。男人仍然每天早上4点20分準时起床,点火熬粥。一边熬,一边盘算着店里缺的货。有时候会分神,粥便煳了锅底;有时候太困打个盹,粥便溢了锅。有一天早上女人起了床,炉子上的粥正咕嘟嘟翻着浪花,男人的头伏在膝上,睡得正香。女人轻轻抱住男人的头,心,牵牵扯扯地疼。

我有一个比较耗时间的爱好,就是读书。我发现,不知不觉间,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被工作和家庭所占据,属于自己的时间日益变少,要是再想读书的话,简直就是一种奢侈。于是,为了能保证每天都能有充分的读书时间,我把闹钟从7点调到6点。这样,我就可以在清晨拥有属于自己不被打扰的读书时间了。此时,清晨读书的美秒感觉成了我早起的最大动力。

他们在同一个厂里上班,女人常年早班,男人常年夜班。男人凌晨4点下班,女人早上5点半上班。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过短短一个多小时。男人下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点火,添锅。男人只会熬白粥,他们的经济状况,也只允许他煮一碗白粥。就是这样一碗白粥,居然把女人滋养得面色红润,娇美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