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昏迷不醒。父亲连夜抱着她去医院,路上,已经昏迷了一天的她,突然睁开眼睛,清楚地叫了声:爸爸!

  1. 前段时间,和表哥一家吃饭。

岁月如刀

父亲后来常常和她提到这件事,那些微小的细节,在父亲一次次的重复中,被雕刻成一道风景。每次父亲说完,都会感叹:你说,你才那么小个人儿,还昏迷了那么久,怎么就突然清醒了呢?这时候,父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和怜爱。说得次数多了,她便烦,拿话呛他,父亲毫不在意,只嘿嘿地笑,是快乐和满足。她的骄横和霸道,便在父亲的纵容中拔节生长。

表嫂是个人尽皆知的处女座,每一次吃饭前,都要把碗再洗一遍。出门的时候也是,把酒店里的碗里里外外去水边冲上好几遍才罢休。

        而这把刀,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一点一点地改变着父母的如花容颜,让父母不知不觉地在这五十年里,青丝变白发,执手变搀扶,弱冠变耄耋,父母已在不知不觉间执手走过了五十载岁月,如今,母亲不再如年轻时貌美,父亲也早失了当年的俊朗。还记得,之前回家看望父母时,母亲还会拉着我向我埋怨,说自己现在已经没办法像往些年那样骑着自行车去城里取货了。我当时还在笑母亲,问她何必节约那点车钱,直接坐出租车去取货岂不是很方便?当时母亲没有说什么,但后来一有空我都会自己开着车帮她把货物从城里运回来。可能,人越到后面就越不想服老吧,父亲在身体尚还算佳时,也常常同他人吹嘘自己还能骑着车子到处走,二胡拉得如何好又在哪老年活动中心表演,抑或是今天又挣了多少多少钱等……不得不说,父母在这方面还是挺相像的。

父亲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暴躁易怒。常常,只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他会和母亲大吵一场,每一次,都吵得惊天动地。父亲嗜酒,每喝必醉,醉后必吵。从她开始记事起,家里很少有过温馨平和的时候,里里外外,总是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这次是表哥洗的。不料,吃饭的时候,表嫂的碗的边缘有一点点浅浅的污渍。表嫂很不乐意,不高兴地坐在桌子边。

   

父亲的温柔和宠爱,只给了她。他很少当着她的面和母亲吵架,如果碰巧让她遇到,不管吵得多凶,只要她喊一声:别吵了!气势汹汹的父亲便马上低了头,偃旗息鼓。以致后来,只要爸妈一吵架,哥哥便马上叫她,大家都知道:只有她,是制服父亲的法宝。

必赢56.ne娱乐 ,35岁的女人了,突然像个恋爱中的女人撒娇又发脾气,嘟囔着嘴,实在有点尴尬。我和老陈也不好说什么,家务事这件事外人总是旁观更加妥帖。

岁月如歌

她对父亲的感情是复杂的,她一度替母亲感到悲哀,曾经在心里想:以后找男朋友,第一要求要性格温柔宽容,第二便是不嗜烟酒。她决不会找父亲这样的男人:暴躁,挑剔,小心眼儿,为一点小事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表哥说:好了好了,我错了。他一把环住表嫂的手臂,亲亲捏了两下。表嫂把那个脏碗塞给了表哥,“就顺着台阶自己走了下来”。

        青山不改人依旧,父母的金婚爱情更像是四川的一锅麻辣烫,起初是红火的麻辣滚烫,味觉刺激,辣得呛眼。虽然辣,在吃完时会直言下次再也不吃这么辣的了,但过几日又会开始怀念起这种麻辣。我的父母的婚姻便是这样的。小时候至今常听母亲念叨了许多次,她和父亲相遇是一场“骗局”,因为当时我的奶奶很喜欢我母亲,便时常去学校里看望她,尽心尽力地待她,给了她很多好吃的。而我这个年少不知事的母亲便就此嫁给了我的父亲。在当时,母亲这边的家境条件相比起父亲而言要好一些,所以,母亲嫁过去是吃了些苦的。而在多年后,有时候,母亲与父亲吵架吵得激烈时,母亲便会拿这个来说事,认为自己当初嫁给父亲是一种错误的决定。不过,他们之间的吵闹更像是小孩子之间的一种赌气,吵架的双方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激烈,彼此说着什么我再也不和你好了,但吵架的内容在旁观者看起来实则是一种情绪的发泄。毕竟,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

必赢官网 ,可是,做他的女儿,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

一直听说表哥宠表嫂有点逆天,但也真的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一种妥协方式。后来,表哥说了一句话:女人生气的时候,认个怂,把错事纠错,就可以了。

        谈及父母间的争吵,在我的童年成长记忆中,他们两个似乎就像两个发动机,总是在争吵,也不知疲惫似的。从白天吵到黑夜,从今天吵到明天,又从乡下吵到了镇上,现在又从结婚伊始吵到了金婚五十载。而且,在他们年轻气盛的时候,每次吵架的内容还不一样嘞!还真是比看电视剧还精彩,因为一件小事可以吵得天翻地覆,有一年大年三十夜说好今天停战一天,结果吃了年饭因为炒瓜子花生又在三十夜大战一场……

她以为这样的幸福会持续一生,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郑重地告诉她,以后,你跟爸爸一起生活。后来她知道,是母亲提出的离婚。母亲说,这么多年争来吵去的生活,厌倦了。父亲僵持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妥协,他提出的唯一条件,是一定要带着她。

他说的时候,看了一眼表嫂,表嫂斜着眼,咯咯地想不笑出声也难。

        后来自己稍微长大了些,懂事了些,便期盼赶快长大嫁出去离开这个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的家庭,便开始担心父母生活在这种过多的杂碎的争吵是否会影响到他们婚姻的幸福。最后,才发现我的顾虑是多余的。虽然父母这五十年争吵婚姻十分火辣,但是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没有向彼此提出过离婚之类的。他们都太熟悉彼此的争吵声,太过习惯彼此的气息了,分离对于他们而言才是人生最大的痛苦,最难受的争吵!就比如说,父亲在成都做眼睛手术的那段时间里,母亲总是急得跑上跑下,日日夜夜地守在父亲的病床前。即便父亲还是会偶尔对她加以口头上的争吵,但母亲却很少反嘴。我心疼母亲,可母亲却反过来安慰我说,“没关系,他是病人的嘛,我就先放过他一下,不和他吵,幺女你不要担心我们。” 而在前些日子,母亲不慎滑倒在地摔伤时,送母亲在医院检查时,父亲来了,母亲像一个小学生做错事一样双手背在身后背着一个小包仰头盯着父亲默默听他数落,父亲也少了很多对母亲的争吵,虽然他还是会偶尔管不住自己的嘴,想要嘲笑母亲一下,但他也只是笑着说她“你看嘛,这下安逸了撒?你自己看你嘴都摔歪了,哈哈哈哈。”母亲生气地撇了他一眼,“大人不记小人之过”。父母说他们的婚姻仿佛就在昨天,匆匆又过五十年。五十年啊!岁月无情,青春早已东逝难返,唯一留下的是步履蹒跚。虽然少了昔日的欢声笑语,却多了黄昏的关爱眷恋。唠叨是生活的调味品,伴嘴是日常交流的语言。吵吵闹闹没停没完,过了一会儿又问长问短。也想出去走走,早上才出门,晚上急着往回赶,无论走到哪里,回到家里,心中才落实安然。

虽然是母亲提出的离婚,可她还是固执地把这笔账算到了父亲的头上。她从此变成了一个冷漠孤傲的孩子,拒绝父亲的照顾,自己搬到学校去住。父亲到学校找她,保温饭盒里装得满满的,是她爱吃的红烧排骨。她看也不看,低着头,使劲往嘴里扒米饭,一口接一口,直到憋出满眼的泪水。父亲叹息着,求她回家去,她冷着脸,沉默。父亲抬手去摸她的头,怜惜地说,看,这才几天,你就瘦成这样。她啪地用手中的书挡住父亲的手,歇斯底里地喊:不要你管!又猛地一扫,桌子上的饭盒咣当落地,酱红色的排骨洒了一地,浓浓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宿舍。

爱情里有一句话是: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五十年金婚,不知上辈子历经多少百转千回,历经多少风雨磨难才会让这样的两人得以今生相执、相守……

她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昏迷不醒。父亲连夜抱着她去医院,路上,已经昏迷了一天的她,突然睁开眼睛,清楚地叫了声:爸爸!

“算了吧”意味着让一切烟消云散,“你好吗”意味着彼此的相爱至深,爱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为了你,轻而易举说出最走心的“对不起”。

        老伴老伴,以老为伴,从字面来看,一个人,一个半,你一半,我一半,合起才是完整的伴。

父亲后来常常和她提到这件事,那些微小的细节,在父亲一次次的重复中,被雕刻成一道风景。每次父亲说完,都会感叹:你说,你才那么小个人儿,还昏迷了那么久,怎么就突然清醒了呢?这时候,父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和怜爱。说得次数多了,她便烦,拿话呛他,父亲毫不在意,只嘿嘿地笑,是快乐和满足。她的骄横和霸道,便在父亲的纵容中拔节生长。

是啊,不就是认个怂吗?我认错,我不还嘴,我都听你的情绪,在没有任何触碰底线的时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承认自己的错,又如何。

        人情温柔,可岁月残酷。父亲在前几年被查出了“三高”,现在吃穿住行都被母亲强行严厉地监控着。回家看望他们,一起吃饭时,母亲只要一看到父亲多吃了肉或者高糖分的东西时,母亲就会以生气地口吻和眼色示意父亲。我的父亲并不是那种喜欢被人约束的性格,但是我的父亲却从某种程度上习惯了母亲对他的这种管束了。所以每次也就能笑呵呵地收住自己的筷子,也能自在地跟随着母亲在晚饭后去镇上的小广场上跳舞健身了。而现在,他们两个之间的争吵也变得很少了很少了,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在最后同死神的争吵中再拿出他们当年的风采,过下一个钻石婚,绝不服输!我的父亲、母亲,愿你们长寿百岁,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