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昏迷不醒。父亲连夜抱着她去医院,路上,已经昏迷了一天的她,突然睁开眼睛,清楚地叫了声:爸爸!

父亲去世那年,她只有17岁,尚是叛逆的年龄,对于父亲,她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在她印象中,她的父亲,除了嗜酒成性,就是耍酒疯。

女人突如其来的脾气,都是积攒到忍无可忍的委屈。哪有什么无怨无悔的岁月静好,都是为爱忍下的一地鸡毛。01表嫂因为表哥充电的插头再一次没拔,和表哥大吵了一

父亲后来常常和她提到这件事,那些微小的细节,在父亲一次次的重复中,被雕刻成一道风景。每次父亲说完,都会感叹:你说,你才那么小个人儿,还昏迷了那么久,怎么就突然清醒了呢?这时候,父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和怜爱。说得次数多了,她便烦,拿话呛他,父亲毫不在意,只嘿嘿地笑,是快乐和满足。她的骄横和霸道,便在父亲的纵容中拔节生长。

别人都是爸爸妈妈各牵一只手去散步,玩耍。可是她的童年记忆中永远都是酒瓶子和醉酒的父亲。

女人突如其来的脾气,都是积攒到忍无可忍的委屈。

父亲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暴躁易怒。常常,只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他会和母亲大吵一场,每一次,都吵得惊天动地。父亲嗜酒,每喝必醉,醉后必吵。从她开始记事起,家里很少有过温馨平和的时候,里里外外,总是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原生家庭这个词语在近几年恐怕已成为心理学上的热词。原生家庭,也就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家庭,有爸爸妈妈,还可能有兄弟姐妹。

让人最害怕的还有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及大打出手,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最后留下的是母亲孱弱的双肩,伴随着哭泣声,一耸一耸的颤抖,映在她的脑子里。

哪有什么无怨无悔的岁月静好,都是为爱忍下的一地鸡毛。

父亲的温柔和宠爱,只给了她。他很少当着她的面和母亲吵架,如果碰巧让她遇到,不管吵得多凶,只要她喊一声:别吵了!气势汹汹的父亲便马上低了头,偃旗息鼓。以致后来,只要爸妈一吵架,哥哥便马上叫她,大家都知道:只有她,是制服父亲的法宝。

诚然,一个人跟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原生家庭会影响一个人的个性,脾气,品质等等很多方面,并且还可能影响他对于自己所组成家庭的一些态度。于是一时间,原生家庭几乎成了每个人剖析自己性格、命运的源头:我对配偶敏感多疑,是受父母关系的影响;我缺乏安全感,因为父母总打架;我脾气暴躁打孩子,因为小时候总被父母打骂...诸如此类,但我想说的是,原生家庭真的对一个人的影响会有那么的关键吗?你就这样任由原生家庭去侵蚀自己未来的生活而不作为,还是原生家庭其实只是你拒绝成长的借口?

必赢56.ne娱乐,17岁,正是她青春期叛逆的时候,父亲看到了她的变化,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管教她。意料之中的结果,她用更加叛逆的方式去对抗她的父亲。


她对父亲的感情是复杂的,她一度替母亲感到悲哀,曾经在心里想:以后找男朋友,第一要求要性格温柔宽容,第二便是不嗜烟酒。她决不会找父亲这样的男人:暴躁,挑剔,小心眼儿,为一点小事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我不作研究,只能从非心理学的角度,讲述自己所见到的事实。先讲讲我自己的原生家庭吧:

如此一来,父女两人杠了起来,她一次次把已经患病的父亲气的说不出话来。直到有一天第一次打了她。

表嫂因为表哥充电的插头再一次没拔,和表哥大吵了一架。

可是,做他的女儿,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

我出生在一个多子女的家庭,父亲、母亲、两个姐姐、一个弟弟。自打记事起,父母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是常态。母亲是强势的一方,并且脾气相当暴躁,情绪极其不稳定,别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可能就把她激怒了。她瞧不起父亲,对父亲总是无休止的挑剔指责,嫌弃父亲懦弱无用,稍有不如意就跟父亲吵。 她在家里俨然独裁者,不允许我们不开心,如果谁想不高兴拉着脸,那是明令禁止的,她也不允许我们哭。在儿时,每当我哭的时候,她就抱起我来,恐吓说要把我淹死。在她面前,我们姐妹几个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恐哪件事情做的不合她意,就招来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

可是被青青期激素控制的她没有理智,就算挨打,她也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觉得只要气到他,就是为母亲报仇了。

表哥觉得表嫂太上纲上线,就是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非要乱发一通脾气,吵得不可开交。

她以为这样的幸福会持续一生,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郑重地告诉她,以后,你跟爸爸一起生活。后来她知道,是母亲提出的离婚。母亲说,这么多年争来吵去的生活,厌倦了。父亲僵持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妥协,他提出的唯一条件,是一定要带着她。

记得有一次,母亲让我去买东西,我拿着买回来的东西往回跑,快到家的时候,碰见母亲,一不小心摔倒了,东西撒的到处都是,母亲立刻火冒三丈,不管附近站着那么多的邻居,就把我给骂了一通,简直什么难听骂什么,没用,笨蛋......最后还是邻居把她给劝住了。作为一名青春期少女,可想而知,那时的我处境是多么的难堪。这仅仅是无数类似事情中的一件小事。我想我的两个姐姐境况也并不会比我好。弟弟的待遇可能会好一点,显然,他是重男轻女的产物,母亲大半心思都寄托在他身上。

可是母亲却没任何喜悦之情,反而眉头皱得更加紧。经常唉声叹气却又无计可施。

必赢官网,表嫂抱怨插头不拔有安全隐患,自己为此事说过好多遍,表哥却总是不长点心,一次次犯同样的错误。

虽然是母亲提出的离婚,可她还是固执地把这笔账算到了父亲的头上。她从此变成了一个冷漠孤傲的孩子,拒绝父亲的照顾,自己搬到学校去住。父亲到学校找她,保温饭盒里装得满满的,是她爱吃的红烧排骨。她看也不看,低着头,使劲往嘴里扒米饭,一口接一口,直到憋出满眼的泪水。父亲叹息着,求她回家去,她冷着脸,沉默。父亲抬手去摸她的头,怜惜地说,看,这才几天,你就瘦成这样。她啪地用手中的书挡住父亲的手,歇斯底里地喊:不要你管!又猛地一扫,桌子上的饭盒咣当落地,酱红色的排骨洒了一地,浓浓的香味弥漫了整个宿舍。

父亲脾气倒是还好,吵架时只有被逼急了才会回母亲几句,但是他酗酒,每每喝酒必醉,醉后必将家里折腾的人仰马翻,并且母亲骂我们时,你压根不要指望他会来护着我们,他跟我们一样,也惧怕母亲。 你瞧,这样的家庭,按照规律,它养出的孩子该是多么的敏感多疑,缺乏安全感以及兼具暴力倾向等等负面性格。但是,没有,我们姐妹几个性格都不错,善良乐观豁达。

父亲的脾气越来越差,常常为一点小事在家里大吵大叫,母亲不再和他吵架,只是眉头紧锁得更紧了。

两人各说各有理,谁也不服谁,就此陷入了冷战...

她两岁的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昏迷不醒。父亲连夜抱着她去医院,路上,已经昏迷了一天的她,突然睁开眼睛,清楚地叫了声:爸爸!

在那样疾风骤雨的家庭气氛中,我们姐妹几个是怎么做的呢?我们自懂事后就很清楚,首先父母很爱我们,其次,父母之间的争吵也好,母亲对我们时不时的训斥也好,很多事情并非是由于我们做错了什么,其实无非是母亲自己的个性问题。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这样就避免了你的自责。正因为如此,我们从不感到自卑,被大骂一通后,也许会黯然神伤一会,但是很快,转过身去跟姐妹们做个尴尬的鬼脸儿,自黑一下,也就过去了,绝不纠结于那个伤心难过的情绪中。然后,我们还会经常跟朋友们吐槽自己的父母,就会发现,父母们都并不很温柔,孩子们只能相互抚慰。

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时非常意外,在白色的笼罩之下,她像个木偶一般被指挥着,混混沌沌的度过了三天,待一切后事处理完毕,她才回过神来,原来,她已经没有了父亲。

家里的氛围,好几天都是冷的。

父亲后来常常和她提到这件事,那些微小的细节,在父亲一次次的重复中,被雕刻成一道风景。每次父亲说完,都会感叹:你说,你才那么小个人儿,还昏迷了那么久,怎么就突然清醒了呢?这时候,父亲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和怜爱。说得次数多了,她便烦,拿话呛他,父亲毫不在意,只嘿嘿地笑,是快乐和满足。她的骄横和霸道,便在父亲的纵容中拔节生长。

当我们长大后,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很开心,幸福的家庭,亲密的朋友...,再正常不过。当然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缺点,比如我的一个姐姐,脾气跟我的母亲一样很急躁,但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就有意识的去控制。我自己呢,当孩子哭闹时,我下意识的想像母亲以前对待我们那样简单粗暴的去制止,但是我会提醒自己不可以,看过那么多育婴方面的知识,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我会耐心的去安慰孩子,允许孩子发泄自己的情绪,说出自己的想法。

母亲更加努力的工作,没日没夜,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一天工作16个小时,为得就是能多赚一些钱。

“你说,她是不是脾气太大?多大点儿事,非得不依不挠的。”表哥回爸妈家吃饭时仍觉得意难平,不满的发牢骚。

父亲其实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暴躁易怒。常常,只是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他会和母亲大吵一场,每一次,都吵得惊天动地。父亲嗜酒,每喝必醉,醉后必吵。从她开始记事起,家里很少有过温馨平和的时候,里里外外,总是弥漫着火药的味道。共3页123

也许你会说,这只是个例,然而并不是个例。在我的家乡,类似于我的原生家庭的比比皆是,夸张点说,我几乎从来没见过家庭氛围特别和风细雨的那种。在我们这样的原生家庭中,充斥着夫妻之间的激烈争吵、父母对孩子的斥责谩骂。但即便是这样的家庭,孩子性格上仍然都是以积极向上者居多,他们长大后,努力开心的生活。我想,在七八十年代,物质匮乏是常态,在生理未得到充分满足的情况下,人还无法关注到心理上的满足,因此在那种情况下,人的心理愈合能力是非常彪悍的。其实,幸福也是相对的,平时见惯了父母打骂孩子,当大家都如此,事情发展成为常态时,尽管这个现象并不对,但是你会接受它。天下没有完美的父母,他们的爱会有失公平,他们的爱可能方式不对,但你不能否认他们对子女的爱。

她不再想上学,草草拿到一个三流的毕业证之后就去工作了。

“这我倒要说说你了。慧慧也是为了安全,你太不懂事了。你看网上那么多充电器爆炸的新闻,非要等到出事,才晓得厉害和后悔么?”舅舅责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