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柳宗元《秋晓行南谷经荒村》原诗、注释、翻译、赏析

必赢官网 1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机心久已忘,何事惊麋鹿。——唐代·柳宗元《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柳宗元


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作者: 柳宗元朝代: 唐体裁: 五言古诗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 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 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 机心久已忘,何事惊麋鹿。 ①杪:树木的末梢。孙觌《西山超然亭》:“孤亭坐林杪,俯见飞鸟背。”引申为年月季节的末尾。杪秋:秋末,深秋。 ②幽谷:深谷。《诗·小雅·伐木》:“出自幽谷,迁于乔木。” ③疏:稀疏。寂历:寂寞,寂静。韩偓《曲江晓思》:“云物阴寂历,竹木寒青苍。”孔平仲《深夜》:“寂历帘栊深夜明,睡回清梦戍墙铃。” ④微:指泉声细微。 ⑤机心:机巧的心计。《庄子·天地》:“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又《魏书·公孙表传》:“不可启其机心,而导其巧利。”后指深沉权变的心计,柳诗化其意而用之。 ⑥麋鹿:稀有珍贵动物,鹿属,形体庞大。角像鹿,尾像驴,蹄像牛,颈像骆驼,但从整个来看哪一种动物都不像,故俗称“四不像”。 秋末的大地披着一层浓重霜露,我早晨起来走向那幽暗的南谷。 枯黄的树叶覆盖着溪上的小桥,荒凉的山村只有参天的老树。 寒花开得疏疏落落何等寂寞,深谷的泉水细小而时断时续。 机巧之心很早以前就已忘却,何以我还能惊动那机敏的麋鹿? 本诗写于元和六年秋,是一首山水小诗,再现了诗人经荒村去南谷一路上所见的景物,写得清朗疏淡,景情交融。 首句点明时令,次句交代行踪,为全诗写景抒怀奠基。杪秋,即深秋,是令人多愁易悲的时节:“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着一个“重”字形容霜露,造成一种寂寞凄清的气氛,既是深秋的典型景象,又巧妙地为“秋晓”二字点题。而“行幽谷”三字,亦熔铸着同样的艺术匠心。 中间四句,紧扣“杪秋”二字,写晓行中的一路所见。运用移步换形的手法,从不同角度描绘具有特征的局部景物,而各局部景物绾合起来,便展现出一幅荒凉凄清的画卷。诗人行幽谷,来到小溪,过溪上小桥,桥面上被一层厚厚的枯叶所覆盖。然后路经荒村,满目萧疏,除了参天的古树,别无他物。放眼南谷,那一向斗寒傲霜的山花,却开得疏疏落落;从幽谷流出来的细微泉水,失却淙淙流韵,时断时续也近乎枯竭…… 物由人驭,景因神定。诗人笔下的这些凄清寂寥的景物,恰好与他的身世遭遇相协相融,这正如他在《钴鉧潭西小丘记》所描写的那样:“清泠之状与目谋,瀯瀯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因此可以说,这首诗不是客观地描绘大自然的荒凉景象,而是在艺术构思过程中,投入了诗人自己的身影,借这幅荒凉寂寥的画面,寄寓了流落不遇之心境,抒发了怫郁感慨之情怀。细心咀味,景与情的高度凝合便一目了然。 以上六句,画面黯淡,格调低沉。而结尾则笔锋逆转,另开新境。诗人这时突然看见一只受惊的麋鹿,急匆匆地从身旁飞驰而去。于是他浮想联翩:“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引用此典,意在表白心迹:我柳宗元很久以来就不在意宦海升沉和仕途得失,早已超然物外,无机巧之心了。既然如此,为什么那只麋鹿见了我还要惊恐呢?如此收笔,余韵邈远:喜耶?悲耶?柳宗元由于在政治上失意,被摒弃于“龙门”之外,久居荒芜偏远之所,无限的寂寞和忧伤,无时无刻不在残酷地折磨着他。因此,故作旷达之语,正是落魄士子生活、思想感情的传神写照。以乐语写哀,其哀更甚! 这首诗,运用列锦修辞手法,紧紧围绕一个“荒”字,将杪秋晓行所见景物一一展现在读者眼前:霜露、幽谷、黄叶、溪桥、荒村、古木、寒花、幽泉。诗人用白描展现客观事物,意象俱足,故深得文人骚客的赞赏。比柳宗元后出生四十年而被誉为“花间词人”鼻祖的温庭筠,即步武柳诗而写了一首很着名的《商山早行》:“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雁满回塘。”一经比较,其模拟之迹便隐约可见。

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唐代:柳宗元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唐代河东人,杰出诗人、哲学家、儒学家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著名作品有《永州八记》等六百多篇文章,经后人辑为三十卷,名为《柳河东集》。因为他是河东人,人称柳河东,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又称柳柳州。柳宗元与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并称“韩柳”。在中国文化史上,其诗、文成就均极为杰出,可谓一时难分轩轾。

柳宗元

秋入灯花,夜深檐影琵琶语。越娥青镜洗红埃,山斗秦眉妩。相间金茸翠亩。认城阴、春耕旧处。晚舂相应,新稻炊香,疏烟林莽。 清磬风前,海沈宿袅芙蓉炷。阿香秋梦起娇啼,玉女传幽素。人驾梅槎未渡。试梧桐、聊分宴俎。采菱别调,留取蓬莱,霎时云住。——宋代·吴文英《烛影摇红·越上霖雨应祷》

烛影摇红·越上霖雨应祷

清淮浊汴。更在江西岸。红旆到时黄叶乱。霜入梁王故苑。秋原何处携壶。停骖访古踟蹰。双庙遗风尚在,漆园傲吏应无。——宋代·苏轼《清平乐·秋词》

清平乐·秋词

山色横侵蘸晕霞,湘川风静吐寒花。远林屋散尚啼鸦。梦到故园多少路,酒醒南望隔天涯。月明千里照平沙。——宋代·苏轼《浣溪沙·山色横侵蘸晕霞》

浣溪沙·山色横侵蘸晕霞

宋代:苏轼

山色横侵蘸晕霞,湘川风静吐寒花。远林屋散尚啼鸦。梦到故园多少路,酒醒南望隔天涯。月明千里照平沙。40秋天,写景,抒情

必赢56.ne娱乐 ,  杪秋霜露重, 晨起行幽谷。
  黄叶覆溪桥, 荒村唯古木。
必赢官网 ,  寒花疏寂历, 幽泉微断续。
  机心久已忘, 何事惊麋鹿?

【原文】:

秋晓行南谷经荒村

柳宗元


杪秋霜露重,晨起行幽谷。

黄叶覆溪桥,荒村唯古木。

寒花疏寂历,幽泉微断续。

机心久已忘,何事惊麋鹿?

必赢官网 2

  南谷,在永州乡下。此篇写诗人经荒村去南谷一路所见景象,处处紧扣深秋景物所独具的特色。句句有景,景亦有情,交织成为一幅秋晓南谷行吟图。

【注释】

  诗人清早起来,踏着霜露往幽深的南谷走去。第一句点明时令。杪(miǎo),末也。“杪秋”,即深秋。“霜露重”,固然是深秋景色,同时也说明了是早晨,为“秋晓”二字点题。

⑴南谷:地名,在永州乡下。

  中间四句写一路所见。诗人来到小溪,踏上小桥,到处是黄叶满地;荒凉的山村,古树参天。一个“覆”字,说明这里树木之多,以致落叶能覆盖溪桥;而一个“唯”字,更表明荒村之荒,除古木之外,余无所见。不仅如此,南谷中连耐寒的山花,也长得疏疏落落;从深山谷里流出来的泉水,细微而时断时续,象是快枯竭了似的。诗人触目所见,自然界的一切都呈现出荒芜的景象。四句诗,处处围绕着一个“荒”字。

⑵杪(miǎo):树木的末梢。孙觌《西山超然亭》:“孤亭坐林杪,俯见飞鸟背。”引申为年月季节的末尾。杪秋:秋末,深秋。

  诗人身临凄凉荒寂之境,触动内心落寞孤愤之情。这时又见一只受惊的麋鹿,忽然从身旁奔驰而去。他由此联想起《庄子·天地》篇里说过的话:“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诗人借用此话,意思是:我柳宗元很久以来已不在意宦海升沉,仕途得失,超然物外,无机巧之心了,何以野鹿见了我还要惊恐呢?诗人故作旷达之语,其实却正好反映了他久居穷荒而无可奈何的心情。

⑶幽谷:深谷。《诗经·小雅·伐木》:“出自幽谷,迁于乔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