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官网 1

本 师——两世引导 亲眷证果

本 师——两世引导 亲眷证果

两位仙人--偕众眷属 出家证果 尔时,世尊住在印度阿丹玛城郊的一个名叫仲付羌的地方。一天早晨,世尊著衣持钵去城中化缘毕返往住处。这时,阿丹玛城的上空霹雷阵阵轰响,霹死了两兄弟和四头牛,许多人围著他们哭喊。世尊正好路过这里,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到世尊前恭敬合掌顶礼,然後跟著世尊。世尊问他:「城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哭闹?发生了什么事吗?」那个人回答说:「世尊,刚才打雷了,打死了两个人及四头牛,故大家一直在那里哭闹 。难道那么大的雷声,世尊您未听到吗?」世尊言:「我没听到。」那个人觉得有点奇怪,便问世尊:「啊!世尊您是不是睡著了?」世尊言:「我没有睡觉。」那人更加惊奇地问:「世尊,您既未睡觉,耳根又尚好,怎么雷声那么大竟然没听见呢?」世尊言:「是的,我既未睡觉,耳根又具足,但我确实没听到雷声。」那人想:既然佛未听到雷声的巨响,那么肯定是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禅定,真是稀有!他便对世尊生起了更大的信心。在阿丹玛附近有两个森林:一个森林中住著一位名叫革涅雅的仙人,带著五百名具足神通的眷属共同过著悠闲自在的生活;另一个森林中住著一位名叫热俄的仙人,也带著五百眷属,共同过著悠闲自在的生活。我等大师释迦世尊及十方三世一切诸佛,具有二种智慧、四无畏、七菩提支、八解脱、九等持和十力等无量功德,如来狮吼声传遍三界,并以大悲心时时刻刻观照一切众生。哪些众生兴盛、哪些众生衰亡;哪些众生具损害性、哪些众生具善根性;哪些众生堕恶趣、哪些众生从中得解脱;哪些众生具七宝财等等。如是观察众生的种种因缘,即便是大海离开波浪时,佛陀对众生的大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而恒时对众生作观察。此时,世尊以智慧观察到这两位仙人该调化了,但以何种方便来调化呢?世尊略作思维,便觉得应该先给四大天王传法,借此方可调化二位仙人。世尊就对四大天王作个加持,让他们会意这个缘起。四大天王领会了佛的密意後,各派一些眷属到那个森林附近的海边去铺座垫、散鲜花、洒香水等做一些传法的准备。革涅雅仙人见此情景便问:「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四大天王的眷属说:「释迦牟尼佛准备给四大天王传法,我们在这里事先做些准备工作。」革涅雅仙人用傲慢的口吻说:「不知是我给四大天王传法,还是释迦牟尼佛给四大天王传法呢?」四大天王的眷属听了觉得好笑,不屑一顾地对他说:「哈哈!你传法?你能传得了什么?搞清楚,不是你,是释迦牟尼佛!」革涅雅仙人不满地反问他们:「那你们为什么跟著我?」他们说:「我们跟著你是为了保护你,因为四大天王来时会有很多眷属,其中有些或许是要害你的,明白吗?」革涅雅说:「那你们仅仅是保护我呢?还是既保护我又保护释迦牟尼佛?」众眷属说:「释迦牟尼佛是人天的怙主,自然会有众多人、天等时刻保护著,根本不用我们保护;只是怕你到时有危险,所以,仅仅是保护你。」革涅雅仙人心想:释迦牟尼佛是人天怙主,人天时刻保护著,那肯定具足大神变,是很不可思议的。尔时,释迦世尊示现神变,从住处来到海边。持国天王及其数千眷属手捧鲜花等供品来到世尊前,恭敬顶礼供养毕,退坐东方,面向世尊;增长天王及其数千眷属手捧各种珍宝来到世尊前,恭敬顶礼供养毕,退坐南方,面向世尊;广目天王及其数千眷属带著各种珍宝来到世尊前,恭敬顶礼供养毕,退坐西方,面向世尊;多闻天王及其眷属带著各种金银财宝,恭敬顶礼供养毕,退坐北方,面向世尊。世尊观察到四大天王的方言不同,有些是中土方言,有些是边地方言。便分别对他们宣说了相应的法,四大天王及其眷属都得到了无垢法要。释迦牟尼佛对四大天王传法後,四大天王对世尊恭敬顶礼供养,从世尊处受三皈五戒,由此可知他们也是优婆塞,(现在汉地几乎每座寺院都在山门内第一层天王殿内塑有四大天王,是指护持正法。)他们虽然未能证得罗汉果位,但是他们发愿护持释迦牟尼佛的教法。释迦佛赞欢他们的功德,他们也称赞世尊的种种威德,才对世尊作礼,退返天界。时众比丘合掌请问:「世尊,以何因缘四大天王有些会说中土语有些会说边地语?唯愿为说。」佛告众比丘:「此乃前世之愿力因缘成熟故。贤劫人寿二万岁时,我等大师、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当时须弥山下有两大龙王和两只大鹏鸟。这两只大鹏鸟经常对两大龙王制造恐怖,两大龙王吓得逃到金刚大地去了。後来,迦叶佛出世常转法论,这二龙王去亲近迦叶佛,对佛生大欢喜心,从佛皈依,受居士圆满戒。从此以後再不受大鹏鸟的危害,便从大海中来到人世间,自由自在地生活。两只大鹏鸟看到这两大龙王时,便想过来想侵害它们,但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侵害到它们。大鹏鸟心想;以前伤害它们是轻而易举的,现在竭尽全力也无法伤它们一根毫毛,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大鹏鸟颇感怀疑。一次,它们特意去问龙王:『为什么以前害你们非常容易,现在却怎么都害不到你们呢?』龙王说:『不是其它的原因,大概是因为我们皈依了迦叶佛,及受戒的功德所致吧!』大鹏鸟问:『什么是佛呀?』龙王详详细细地讲给它们听,它们也对迦叶佛生起了很大的信心,并往迦叶佛前皈依受戒。两只大鹏鸟也觉得真正皈依後,遣除了很多违缘。两只大鹏鸟和两大龙王在临终时发愿:我们在佛的教法下受持三皈五戒,以此善根愿我们生生世世都成一位主尊;将来释迦牟尼佛出世时,我们对佛生欢喜心。时世尊告众比丘:当时的两个龙王即现在的持国天王和增长天王;当时的两只大鹏鸟即现在的广目天王和多闻天王。前两位说中土语言,後两位说边地语言,也是当时它们发了不同的愿,以它们受持三皈五戒的善根,在我教法下转成了四大天王并对我生欢喜心。」当时,世尊给四大天王转法论及对众比丘讲述前後因缘时,旁边的革涅雅仙人全都听到了,马上对佛陀生起了很大的欢喜心去亲近佛陀。他对佛陀恭敬顶礼,佛陀观察他的根界意乐,为他传了相应的法,他以智慧金刚摧毁了萨迦耶见,获证了一来果位。得圣果的革涅雅仙人在佛前祈求:「现在已过午,我想供养世尊和您的眷属各种水果饮料,祈求世尊纳受。」世尊默许了。他拿来红花汁、芭蕉汁、柏子仁汁、阿输陀树汁、昙花果汁、毛荷子汁、柿子汁、葡萄汁等八种饮料供养世尊及僧众。世尊都一一接纳了。并告诸比丘,虽已过午但可以饮这八种饮料。世尊及僧众饮用後,革涅雅仙人又祈求:「世尊,请您和您的眷属明天中午来这里应供。」世尊也默许了。「请世尊今晚住在我们附近的森林中,可以吗?」他进一步祈求,世尊又默许了。他异常高兴,将世尊及众著属安排在一个森林中休息。次日拂晓前,革涅雅仙人就起身了,高声吩咐:「所有的婆罗门儿子,诸位圣神、贤首们,快起来,一些人劈柴,一些人生火,一些人炒菜,一些人烙油饼??。」当时,热俄仙人也在此处过夜。天未亮时,他听到革涅雅仙人一大早起来大叫大闹的,他猜想:或许他们今天有婚嫁之事,或许有国王或贵客登门。热俄仙人如是猜测著,便去问革涅雅仙人.是要办婚嫁事,还是有国王贵客登门?革涅雅仙人说:「都不是,今天我要迎请释迦牟尼佛及僧众来此应供!」这从未闻过佛号的热俄仙人,一听到『释迦牟尼佛』的圣号,立即毛发竖立、泪如涌泉,生起了无比的信心,殷切地问:「什么是佛呀?」革涅雅仙人慢条斯理地向他道来:「在我们雪山有条古老的恒河,在恒河边住著色迦仙人,离色迦仙人不远的地方有个释迦族,当释迦太子刚降临人间时,就有位婆罗门相士给太子授记:若太子出家将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若在家将做金轮王。後来,太子放弃王位,六年苦行,於菩提树下现前如来正等正觉的果位,所谓的佛就是这位证得无上正等觉的释迦太子。」热俄仙人听毕又问:「你刚说释迦牟尼佛及什么僧众,僧众是什么?」革涅雅仙人耐心地讲给他:「所谓的『僧众』就是一些国王、太子、大臣、婆罗门、施主等众多人随佛出家修行的人。」「现在佛及僧众在哪里?」「在我旁边的森林中过夜。」「我能不能去拜见佛陀及僧众?」「你能去拜见,去了後肯定对你有极大的利益。」 热俄仙人刻不容缓地奔向佛陀所在的森林,他很远就看见佛陀身放金光,具三十二种庄严相,内心的喜悦胜过十二年的禅悦。即往世尊前恭敬顶礼,祈求传法。世尊观察他的根界意乐,给他传了相应的法,他证得了不来果。热俄仙人恳切祈求:「世尊能否摄受我在您的教法下出家,受持比丘戒?」世尊问他:「你有没有告知你的眷属?」「没有。」世尊说:「你是有福报、威望高的人,若告知你的眷属将有很大利益。」听了此话,他立刻回到自己的眷属中,集中所有眷属,宣告:「我想在世尊的教法下出家,你们是怎么想的?」这五百眷属都说:「我们过去信赖您,现在仍是信赖您,您是我们的上师,上师怎么做我们也随上师怎么做。」热俄仙人说:「若想出家,就随我来。」於是他们全都跟著热俄仙人到世尊前随佛出家,世尊用比丘的方便言词为他们出家授戒。此时,热俄仙人及五百眷属皆身披三衣,手持钵盂,身带滤水器,成为名符其实的僧人。尔时,革涅雅仙人已把午斋准备圆满,往世尊前迎请:「世尊,午斋已备,恭请世尊应供。」世尊著衣持钵率领僧众前去应供。革涅雅仙人请佛入座,待僧众一一入坐,他亲手供养饮食。当见到热俄仙人已出家时,他非常高兴地说:「你出家了,很好很好,我非常随喜。」热俄比丘问:「你什么时候出家?」「等供养圆满後我就出家。」待饮食已毕,他马上在佛前祈求:「世尊,我愿在您的教法下出家,受持比丘戒,请佛慈悲摄受!」世尊问他:「你有没有告知你的眷属?」「没有。」世尊说:「你是有福报、威望高的人,若告知你的眷属,将有极大利益。」革涅雅仙人听後马上召集五百眷属,对他们宣告:「我欲在释迦牟尼佛教法下出家,你们如何做?」众眷属异口同声:「您怎么做,我们也怎么做。」他与眷属在世尊前三番祈求:「世尊,我及五百眷属愿在您的教法下出家,请世尊慈悲摄受!」世尊以比丘的方便言词为他们传授近圆戒。革涅雅仙人和热俄仙人各带五百眷属在佛的教法下出家後,佛陀分别为二仙人传了教言,二仙人也精进努力,断尽了三界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位。佛陀又将一千名眷属,分别交给嘎单那大罗汉五百、目犍连尊者二百五十、舍利子尊者二百五十,并叮嘱三位尊者好好摄受这一千比丘。他们三位依教奉行,把一千比丘带到海边给他们传法,嘎单那的五百比丘得了罗汉果,目犍连的二百五十比丘得了无来果,舍利子的二百五十比丘得了预流果。到了夏天,带他们结夏安居三个月,有些住在森林中,有些住在山洞里,有些住在茅蓬里,有些住在尸陀林。待安居圆满後,舍利子、目犍连、嘎单那他们三位带领众比丘,皆著三衣,去谒见释迦牟尼佛,世尊为众比丘也传授了应机的法要,他们都证得了罗汉果。众比丘请问:「世尊,以何因缘嘎单那尊者的五百眷属现证罗汉果,目犍连尊者的二百五十眷属现证无来果,舍利子尊者的二百五十眷属现证预流果?为何这三位尊者所化眷属有不同果位的差别?唯愿开示,我等乐闻。」佛告诸比丘:「不仅是现在有差别,往昔他们摄受的眷属也有差别。在过去嘎单那比丘的眷属全得了四禅五通,目犍连的眷属全得了无色界的禅定,舍利子的眷属全得色界禅定,也是有如是差别的。很早以前,有两位仙人各自带著五百眷属安住在山林中,後来一位仙人去世了,他的眷属把他的骨灰做了塔供养。他们苦於没有上师,就去依止了另一位仙人,这位仙人也乐意摄受他们。到他年迈寿高时,他独自心想:如果我死了,弟子们将无人依止,不如生前就安排好。就在弟子中选了三位能干有智慧的人,并叮嘱各位弟子:『若我在世别不多言,若我去世了,则当如理如法地依止这三位大德。』其中五百个交给一位婆罗门,他们都得了四禅五通;二百五十交给一位婆罗门,他们都得了无色界禅定;另二百五十交给另一位婆罗门,他们都得了色界禅定。诸比丘,当时带五百眷属得四禅五通的婆罗门就是现在的嘎单那比丘,那位带二百五十人得无色界禅定的婆罗门就是现在的目犍连,另带二百五十人得色界禅定的婆罗门就是现在的舍利子。当时,他们各自眷属的证悟有差别次第,是因为嘎单那的眷属是利根的,目犍连的眷属是中等根基的,舍利子的眷属是钝根的。然而,若是舍利子的眷属依止嘎单那的话,不要说是预流果,甚至连加行道的暖位也得不到。诸比丘复次请问:「世尊,以何因缘革涅雅仙人和热俄仙人,今生令佛生欢喜心,并在佛的教法下出家,断尽三界烦恼,得证阿罗汉果位?唯愿为说。」 佛告众比丘:「这也是前世的发愿力。贤劫人寿二万岁,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印度鹿野苑有两位大施主,对佛生起信心,离俗出家。出家後二位很快精通了三藏,各自摄受了五百眷属,得了很多供养。临终时发愿:愿将来释迦牟尼佛出世时,我令佛欢喜,并在其教法下出家,摧毁三界轮回的烦恼,获证阿罗汉果位。他们的眷属们问他们发了什么愿?他俩也如实地告诉了眷属,他俩的一千位眷属也发愿:既然我们的上师如此发愿,我等亦如是,愿将来於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令佛欢喜,出家并证得阿罗汉果。诸位比丘,当时的两位比丘就是现在的革涅雅仙人和热俄仙人,当时的一千位比丘是现在的一千位眷属,当时他俩及眷属发了这样的愿,所以在今生中他们全部出家,获证罗汉果位。

必赢56.ne娱乐,一时,佛在舍卫城。一施主先后生下七个孩子,夫妇俩给每个孩子都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了适合种姓的名字,都用牛奶、酸奶、油饼等精心喂养,让他们学习文字历算、八种观察等学问,他们全部精通无碍。

必赢官网,一时,佛在舍卫城,有一施主娶妻后,夫妇俩先生了一个庄严的孩子,后来,连续又生下了六个孩子。夫妇俩给每个孩子都举行了隆重的诞生仪式,取了适合种姓的名字,都用牛奶、酸奶、油饼等把他们喂养大。让他们学习文字历算八种观察等一切学问,他们也全部精通无碍。到他们该选择事业立足于世间为人处事的时候,他们的父亲教导他们:“你们已经明白了一些事理,不过,以后还要好好听从父亲的话,多亲近给孤独长者,对你们今生来世都有很大利益的。”但这些孩子因前世各人的因缘不同,唯有第七个孩子听了父亲的言教,亲近给孤独长者,并对世尊生起了欢喜心。其他前面的六位兄长们分别所止了外道的六大本师⑴。还恭请他们各自的本师到自己家中受供,老七想:他们都恭迎自己的本师,我也应该恭迎自己的本师——释迦世尊到自己家里应供。便对六个哥哥说:“以前你们在迎请你们的本师时,虽然我不信他们,但我还是尽力帮忙作事,现在,我要恭请我的本师释迦世尊到我们家来应供,请你们也尽力帮助我。”他的那些哥哥还是比较明达,另外又请了一些亲眷,晚上一起准备了很多饮食,次日便亲迎世尊及僧众,世尊率僧众著衣托钵到他家里应供,供养圆满后,世尊观察他们的根基,为他们传了相应的法,他们都摧毁了萨迦耶见,获证了预流果位。他们在佛前再三祈求:“我们为了解脱三恶道的痛苦,也为了六道众生解脱轮回之痛苦,远离生死,祈求世尊及所有的僧众,在有生之年一定只受我家的供养,不要去别的地方。”世遵告诉他们:“不要如此,我可以跟你们结缘,同时还要度化很多其他有缘众生。”他们尊从佛言,世尊率僧众便返回了经堂。老七心想:我应该在世尊教法下出家。征求父母同意后,在佛前祈求出家受持比丘净戒。佛陀以‘善来比丘(Ehi-Bhikkhu)’的方便言词使他纳受了戒体,并传授一些教言,他精进修持后,灭尽三界轮回的烦恼,获证了阿罗汉的果位。

诸比丘复次请问:“世尊,施主的儿子和眷属都造了什么善业,今生转生于富贵之家,并在佛的教法下,得到圣果?”世尊复告曰:“这也是他们前世的因缘。早在贤劫人寿二万岁时,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印度鹿野苑一位施主家生了七个孩子,前面六个都是观点不一,修学外道,只有小儿子对佛法具欢喜心,他就用种种方便法引导六位哥哥对迦叶佛生起信心,并出了家。七兄弟各自在临终前都发愿:愿将来释迦佛出世时,令佛欢喜,不作佛不欢喜的事,以今生出家的功德,在释迦佛的教法下,灭尽烦恼,得证圣果。那位施主也作了广大布施,一生中皈依持居士戒,临终时发愿:以此善根,愿我生生世世生于富贵之家,依靠我的七个孩子,在释迦佛教法下,令佛欢喜,不作令佛不欢喜的事。诸比丘,你们是怎样想的?当时的这位施主一家即今施主一家,他们都因往昔的愿力及积累资粮所至,今生值遇我的教法,得教言后,皆获证圣果。这是他们各自的前后因缘。”

他们长到选择事业、立足世间、为人处事的年龄时,施主教导他们以后还要好好听从父言,多亲近给孤独长者,如是今生来世都大有利益。七个孩子因各自前世因缘不同,唯有第七个孩子听从父教、亲近给孤独长者,并对世尊生起了欢喜心。六位兄长分别依止了外道六大本师,并恭请各自本师到家中受供。七弟也打算恭迎自己的本师释迦世尊到家中应供,故与六个哥哥商量:“你们以前迎请各自本师时,虽然我不信仰他们,但还是尽力帮忙,现在我要恭请本师释迦世尊到家中来应供,请你们也尽力帮助。”

诸比丘请问:“世尊,您看施主家七个孩子,六个依止外道本师,最后都是藉老七的引导遇佛教化,证得圣果,并且老七自己还出家,亲证罗汉果位。”

注:⑴外道六大本师:又作外道六师。古印度佛陀时代,中印度势力较大之六种外道。系以佛教立场而言,实为当时反对婆罗门思想之自由思想家。一、珊舍耶毗罗胝子,怀疑论者。不承认认知有普遍之正确性,而主张不可知论,且认为道不须修,经八万劫自然而得。二、阿奢多翅舍婆罗,唯物论。快乐论者。否认因果论,乃路伽耶派之先驱。三、末伽梨拘舍梨,宿命论之自然论者。主张苦乐不由因缘,而惟为自然产生。系阿奢毗伽派之主导者。四、富兰那迦叶,无道德论者。否认善、恶之业报。五、迦罗鸠陀迦旃延,无因论之感觉论者。人为地、水、火、风、空、苦乐、灵魂为独立之要素。六、尼甘陀若提子,奢那教之创始人。主张苦乐、罪福等皆由前世所造,必应偿之,并非今世行道所能断者。

他的六个哥哥比较明达,和请来的亲眷一起准备了很多饮食,次日亲迎殊胜福田。世尊率僧众着衣持钵到他家应供,供养圆满后,世尊观察他们的根基,传予相应之法,彼等都摧毁萨迦耶见,获证预流果位。他们在佛前再三祈求:“我们为了解脱三恶道的痛苦,也为了六道众生解脱轮回痛苦远离生死,祈求世尊及所有的僧众在有生之年一定只受我家的供养,不要去别的地方。”

世尊告诸比丘:“不仅是现在,以前他们六个也是不太和合,依靠弟弟的调和,得到出家证得四禅五通。其因缘是这样的:在很早以前中土有七个国家,各自为政,他们之间经常因一些矛盾而互相作战,死伤了很多人。后来,嘎西的梵施国王心想:最好能和解六国的纠纷,但自己又无能为力。不过,附近有一位具五神通的仙人,如果请他来调和,肯定能和解六国之间的矛盾。便到仙人前再三祈求:‘尊者,现在六国之间经常不合,相互作战,已经杀害了很多众生,今特意恳求尊者能慈悲,调合他们之间的关系。’仙人默许了。之后,他们六国又互相起兵,各自率领四大军队安营札寨,在印度鹿野苑对阵,梵施国王又到仙人前请求,仙人就跃入虚空,显示种种神变,六个国王目睹这些,对仙人生起了欢喜心,都放下武器,对仙人恭敬顶礼,祈求依止仙人出家,仙人默许。他们便分别回去处理妥国内上下事务,来到仙人前出家,而且依照仙人的教言精进修持,最后获得了四禅五通。诸比丘,你们是怎样想的?当时的仙人即今现前菩提的我,六个国王即现在学外道的六兄弟,梵施国王就是现在最小的弟弟。当时,六个国王依靠他而得到四禅五通,现在,六个哥哥依靠他而获证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