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娱乐 1

释迦牟尼佛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讲法,吸引了许多有慧力和善根的善男信女们前来听佛宣讲佛法,许多信众当下便即归依三宝,佛教僧团随着佛陀的教化而逐渐发展壮大起来,最后成为了一支庞大的佛教僧团队伍。他们到各地传教,接受供养,同时便在当地发展僧团组织,于是佛教的势力便遍及整个印度。 佛教初期的历史中,有两位最重要的被佛陀许为弟子中最优秀的舍利弗和目犍连就是在王舍城化度为僧的。舍利弗,汉译为鹙鹭,因为鹙鹭鸟的眼睛生得非常锐利,舍利弗的母亲眼睛生得十分犀利,人称舍利,和母亲名字连在一起,所以就叫做舍利弗。舍利弗是王舍城中一位非常聪明智慧的婆罗门学者,他精通印度的智书、十八经、四吠陀典。他在七岁那年,参加一次由十六国论师组成的辩论大会,因为舍利弗辩才无碍,在非常激烈的论辩中,最终战胜了十六国大名鼎鼎的论师,由此而名闻天下。目犍连与舍利弗是师兄弟,二人又是极亲密的朋友。这两人在未出家之前,曾有过誓约,不管将来谁先听到了好的道理,都要相互开悟,共同得益,不得有一方吝惜,藏而不告。 有一天,马胜比丘穿着袈裟手持铁钵到村子里乞食,他的举止上下都非常庄严,自然威重,过路人都为他的仪容举止所打动,而油然生出恭敬之意。舍利弗正好在路边见到了马胜比丘,看到马胜比丘相貌堂堂,威仪济济,心中涌现出十分欢快喜悦的情绪。他一会儿高兴得全身跳荡不停,一会儿却停在路边,紧紧地盯住马胜比丘,仿佛要将马胜比丘看透似的。舍利弗心想,这位长老必定得到了一位高明的师傅调教,不然不会有这样好的仪表举止的。于是,他当即上前问马胜比丘,“我看你像是新出家的,却能有这样好的仪表举止,感到十分奇怪,因此想问你:你现在的大师父是什么人?给了你一些什么教诫?又跟你演说了什么样的道理?请你能如实回答我。”马胜比丘回答说:“我的师父是释迦牟尼佛,他得到了一切种智,是天人之间伟大的导师,相貌端正威严,而且具有极大神通,世上没有哪一个能比得上他的。他教了我几句偈语,我就说给你听吧:诸法因缘生,缘灭法亦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舍利弗听了,对于因果缘起的道理,有了很深的悟解,心里顿时感到非常悦乐。他自言自语道:“一切众生,都执著于我,因此永远轮回在生死途中。如果消除了我的思想,就会立即远离于我。譬如太阳的光线能破除黑暗,倘若没有了我的思想,也便能如此破除因执著于我而生出烦恼黑暗的障碍。我过去所学到的东西都是不正确的见解,只有现在听到的才是真正的道理。” 舍利弗告别马胜比丘,回到家里。目犍连见到舍利弗突然之间变得庄严安详,颜容和悦,仪表举止都有了特别的风度,跟往常大不一样了。因此感到十分奇怪,他便问舍利弗道:“你肯定得到了特别好的道理,请你一定遵守誓约,详细讲给我听。”当时舍利弗把在路上见到马胜比丘的事一五一十对目犍连说了,目犍连听后顿时心生慧解,善根成熟,当时就远离尘垢,得到了法眼的清净。于是,舍利弗和目犍连对于佛法心生敬仰,决心放弃外道删阇耶的主张,相约共同前往佛陀的住处,请求佛陀披剃出家。两人门下各一百弟子,都跟着舍利弗、目犍连二位一起投奔佛陀。佛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当即给他们披剃,变成了比丘。佛说:“舍利弗和目犍连二位将来在我佛法中为最优秀的弟子,舍利弗是智慧第一,目犍连是神通第一。” 目犍连是一位婆罗门教徒,智慧与神通都十分巨大,他是佛教里一个孝敬母亲的榜样,曾到地狱里救度他的母亲,民间传说中便有目连救母的故事。佛教寺庙里每到农历七月十五日都要举行一次盂兰盆会,诵念《盂兰盆经》,就是一方面纪念目犍连尊者,一方面也借此机会超度各人累世以来的父母师长和历劫冤亲,让他们超生佛国。 经过四五次的吸收徒众,到这时,释迦牟尼的门下已经有了一个一千二百五十人组成的常侍佛陀的庞大僧团,他们开始在摩揭陀国轰轰烈烈地传教,广泛利益众生。 在王舍城期间,摩诃迦叶也归依了佛陀,这个迦叶也就是灵山会上,世尊拈花,迦叶微笑的迦叶,后来为中国禅宗遥宗为西天祖师第一祖。摩诃迦叶家中非常富有,自幼聪明好学,通古博今,德高望重,在当地极受人民的敬爱。他见到佛陀在树下静坐,面容慈祥和蔼,心生敬重,便立即礼佛出家为比丘。 舍利弗的舅父是著名的长爪梵志,是一位在教学界享有盛名的学者。当他听说舍利弗改信佛教,极为诧异,他想不到像舍利弗这样聪明智慧的人,为什么会归依佛陀。于是,他亲自赶到竹林精舍,想看看佛陀究竟是一位怎样的人物,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召力。他见到佛陀第一句话便说:“我一切都不承认。”佛陀立即回答道:“当你这样说时,你岂不就已经承认了一切都不承认了吗?怎么还说一切都不承认呢?”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长爪梵志顿时惭愧无似,当即请佛陀收为弟子。 佛陀在王舍城的弘传佛法,成就辉煌卓越,声名播及故国迦毗罗卫。净饭王想念儿子,于是派使臣到王舍城,迎请佛陀回国。释迦牟尼以前发过誓言,说不成佛便决不回宫,如今已得道成佛,父亲也已老迈,因此便答应了回去。回国之后,全国上下都受到了佛陀的影响和教化,许多释迦族人都纷纷前来求佛度化出家,异母弟难陀、堂兄弟阿难、提婆达多等以及儿子罗睺罗,都跟随佛陀出家为弟子。只有罗睺罗年纪尚小,先做沙弥,这是佛教中有沙弥的开始。王宫里的理发师优婆离也出了家,他是首陀罗种姓。印度是一个极为讲究种姓制度的国家,种姓共有四种,一为婆罗门,为知识的祭司;二为刹帝利,为武士,王室贵族;三为吠舍,为农民、牧民、商人;四为首陀罗,为工匠、奴隶。还有一种贱民,比第四级的首陀罗地位更为低下。种姓之间界限相当分明严格,前二级婆罗门和刹帝利为上等种姓,吠舍和首陀罗为下等种姓,种姓与种姓之间不得通婚,不得共食,不得相互接触和接近,等等。因此,理发师优婆离出家为僧,在当时的印度社会也是一个巨大的举动,没有绝大智慧、勇气和通达的识见是绝对做不到的。 释迦牟尼在故国随缘说法三个月,感化了不少王宫贵族,使他们信奉佛教。后来又离开故国前往别国传道,但不久,就听到净饭王病重的消息,于是立即赶回迦毗罗卫国。净饭王见到佛陀回到身边,便安详地离开了人间,享年九十七岁,一说九十三岁。 安葬了父亲,释迦牟尼就暂住在迦毗罗卫城外的尼拘律尼园,按入世间的说法,这也就是在尽孝道吧。有一天,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和妻子耶输陀罗突然率五百名释迦族妇女前来请求佛陀接受她们出家,但遭到佛陀拒绝,因为当时从没有女人出家修行的。但摩诃波阇波提等人意志非常坚决,竟自己剪去头发,身着袈裟,不管佛陀同意与否,随侍佛陀左右。后来,佛陀终于同意了她们披度出家,加入僧团。从此佛教里便有了出家修道的比丘尼,同时有了尼众教团的成立。 从此,佛教僧团便四众具备,发展迅速,声威远播。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进展?同时为什么会组织得这么成功呢?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释迦牟尼创建僧团,宣布众生平等,众生性相平等,打破了婆罗门教严格的种姓制度,主张僧团内部不分种姓高低,一律平等,只按受戒出家时间先后来分别僧众的序次。这就是佛性平等之义。因此,佛教僧团中不仅有婆罗门种姓,刹帝利种姓,还有像优婆离那样的低等种姓,甚至还有妓女、乞丐这些视之为不可接触者的贱民阶级。佛陀的这些主张为他教派的发展准备了广阔的前景。 二、佛陀宣传缘起的道理,说明世上一切事物都是待缘而生,否定了传统的救世主创造世界的说法,同时也否定了传统的宿命论,这为当时思想解放,大胆地反对种姓制度,反对婆罗门至上的僧侣统治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佛陀虽然主张三世因果,也并不否定前世的宿业,但认为前世宿业只是现世果报的条件之一,而且还可以转化,个人可以通过自己现世作业来创造条件转化宿业,从而特别重视现世的行为。佛教主张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因结善果,恶因结恶果,强调现世修行的重要,这为宿业的转化提供了极方便的法门,在很大程度上顺应了那些心地善良的人们的愿望,从而赢得了人民广泛的支持。 三、释迦牟尼宣传四圣谛教义,即苦、集、灭、道谛,指出了苦从业生,业就是集谛,称之为世间因果。要想解脱种种痛苦,就必须停止由于爱欲所生的业,从而获得绝对的精神解脱,这就是灭谛。要想得到寂灭之果,就必须用种种方法进行实践,这就是道谛。灭是道的果,道是灭的因,称之为出世间的因果。四圣谛指出了人生处在痛苦中,它的原因,解脱的目标,以及解脱的方法,等等,对当时现世生活寄予了巨大同情,同时人们可以借这种道理和途径达到解脱的结果,等于给人们指出了一条解放的大道,到达天国的大道,当然会吸引广大群众信奉归依,因为依此方法就可以最终到达极乐世界的彼岸,这是具有极大诱惑力的,对迷茫和痛苦中的人们具有极大的向心作用。 有这三方面的原因,佛教的发展和壮大在苦难深重、极不平等的社会里就是必然的了。

从前在舍卫城中,有一个大富翁,家里十分富有,广积金银财宝。他经常请僧人们到家中吃饭,有一次又请僧人赴斋,于是舍利弗、摩诃罗等人就去了。

大富翁看见释迦牟尼的大弟子,号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亲自前来,十分高兴。加上这一天,大富翁连续遇到好几件喜事:派出去做买卖的商人,安全回来,带回来很多珍宝;国王把好几座村庄分封给他;妻子怀孕期满,正好生了个男孩。三喜临门,舍利弗又带人来赴斋,更是喜上加喜,富翁眉开眼笑,亲自迎出门来。

舍利弗等人进了门,接受富翁的供养。吃完饭,富翁又端上水来,并在舍利弗面前摆上小床座,请舍利弗坐下说法。

舍利弗便念了一首偈语,表示祝福:

今天吉利得好报,种种喜事全来到。

誓愿虔诚念十力,日后更比今天好。

富翁听后非常欢喜,忙取出两块细软的好布,布施给舍利弗,不过没给摩诃罗等其他人。

摩诃罗回到寺庙,想起当天的事,觉得很懊恼,心想:“为什么舍利弗能得到那两块好布,我就得不到呢?对了!舍利弗之所以得到,是因为他念的偈语,获得富翁的欢心,富翁才给他好东西。我应该把这首偈语学来。”于是兴匆匆地去找舍利弗,要学这段偈语。

舍利弗对他说:“这段偈语有时适用,有时不适用,不能随便乱用。”

但摩诃罗缠着他,一定要他教授。

舍利弗也不知道摩诃罗想学这段偈语的真正用意,便教给他。

摩诃罗承蒙舍利弗教会偈语,如获至宝,连忙拚命背诵,直到背得滚瓜烂熟,心想:“什么时候我带领众僧出去赴斋时,就念这段偈语。”

过了一些日子,那位富翁又来请僧人到他家赴斋,恰巧,这次正好轮到由摩诃罗带领大家去。

可是那一天,富翁家连续遭到好几件不如意的事:派出去做买卖的商人,中途遇到风暴,船只倾覆,财物全都损失;富翁的妻子正因一些事和别人打官司;儿子因为生病,白天刚刚死了。富翁为此心中闷闷不乐。

摩诃罗可是兴高采烈,心想:“这次该我得两块细软的好布了。”吃完饭,照例应由摩诃罗说法,他便念出早已准备好的偈语:

必赢56.ne娱乐,今天吉利得好报,种种喜事全来到。

誓愿虔诚念十力,日后更比今天好。

富翁一听,恼火地叫道:“这个和尚!我遇到倒楣事,他反倒讥笑我,还要我‘日后更比今天好’。”叫出仆人,把摩诃罗打了一顿,赶出门去。

摩诃罗没头没脑地挨了一顿打,十分沮丧气愤,胡里胡涂地走进一块胡麻地,把土里的胡麻都踏坏了。

必赢官网,胡麻地是国王的,特意派人看守着。

看守胡麻地的人,见一个和尚这么瞎闹,气坏了,拿出鞭子把他抽了一顿,一直到把他打倒在地。

摩诃罗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一边说:“我有什么过错,你这样打我?”

看守人说:“左边就有路,你不能绕着走吗?干什么踏进国王的胡麻地?你看,你把胡麻糟塌成什么样子了!国王知道了一定非常生气,到时候他可饶不了我。”说罢气呼呼地又要打他。

摩诃罗抱头鼠窜,逃走了;没走几里,看到前面有一块麦田。

麦子已经成熟了,田主正在割麦,把割好的麦子堆成一堆。

摩诃罗经过这些麦堆时,心里记着胡麻地看守人的话放,所以特意从左边绕着走。没想到当地有一种风俗,遇到麦堆,应从右边绕着走,有时还要供上饮食,以求来年大丰收;如果从左边绕着走,那是非常不吉利的。

田主看见摩诃罗从左边绕着麦堆走,非常生气,提着棒子追过来就打。

摩诃罗一边闪躲着,一边责问:“你这个人好不讲理!我怎么惹着你了,你见面就打?”

田主说:“你为什么不从右边绕着麦堆走,并念:‘多入!

多入!’祝我们丰收;反而从左边绕着麦堆走,诅咒我们不吉利?你难道不该挨打吗?你快顺着那条路滚吧!”

摩诃罗顺着田主指示的路向前走,前面是一亩坟地,有人正在那儿埋葬死人。摩诃罗已挨了三顿打,看见前面有人,心里有点害怕,心想:“这次小心点,可别再挨打了!”便从右边绕着一个个坟头走,嘴里不住地念:“多入!多入!”

丧主可气坏了,说:“这个和尚,我们家已经死了人,他还诅咒我们多死几个!”又打了他一顿,一边打一边说:“你是个和尚,看见有人死亡应当怜悯,应该说:‘从今以后,再别这样。’怎么反叫‘多入’,让人家多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