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官网 1

必赢官网 2

第四章 佛

修持常

问:在家弟子如何修持佛法?

这期宗教文化带来的是大乘佛教显宗和密宗历史联系与区别,显宗也好,密宗也好,都是佛法。显密要圆融,不能彼此排斥、诽谤。显密宗都强调基础的修法,都重视出离心、菩提心和证悟空性的修持,目的相同、方向一致。来看看吧!

一、只要心好、行善,何必要佛?

太大:“佛法在世,不世,世求菩提,如兔角。”佛教的修持不生活,生活亦不修持,所:“即生活即修持。”修持的除了行、立、坐、之外,有止、等,容不枚,例如早晚、禅七七、般舟三昧、禁、朝山等。今括僧信二的修持目,述如下:

答:佛法是一种应机教化超度的方便法,没有一种固定的修持模式。把佛教的修持理解为几种狭隘的固定模式或者教条主义的方法,都是错误的。佛教的修行原则是诸恶莫做、诸善奉行、调服心性三条。净化心灵,彻底清除贪、嗔、痴、慢、邪见等心灵污染,达到人格的真、善、美和智慧的最高境界就是佛。

显宗也好,密宗也好,都是佛法。显密要圆融,不能彼此排斥、诽谤。显密宗都强调基础的修法,都重视出离心、菩提心和证悟空性的修持,目的相同、方向一致。但是二者在修法上有区别,对此要有个正确的认识。

每人都自己是好人,每宗教都自己是人善。但是所的好、善,是以什准呢?都是以各人自己的成准!

一、四念:透注的察身、感受、心念、心念的象等化,就能自己的行、情、思想和意志有高度的自,一步察到我的一切著、一切和明。所以,四念的修法“六根、六境而生六”始,不排斥一切知,於“可念六境不起著,不可念六境憎”;不是人生、社,或逃避感情世界,更不是出社而跑到深山林遁的方式。四念是中取,以社道,感情世界房的任修行法。

修行的方法有千万种,其目的只有追求幸福快乐的人身和成佛两条。智者可以从目的上选择一种最佳修持方法。

一说念咒了就认为是修密宗了,一说念佛了就认为是修净土宗了,一说打坐了就认为是修禅宗了,不是的!念咒不一定是修密宗。显宗里也有很多咒语,每一部经里都有咒语,这是每一部经的精华。但是经里讲的是咒语的功德,没有讲具体的修法。密宗里讲的是具体的修法,通过什么方式来修这个咒,怎样才能实现这些功德。显宗里不讲这些具体的方法。

一般人都只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善,一旦受到侵凌攻,便方仇,拼死反,不知自己的心、忿怒的心情、和反的行,也都是自陷於‘’了。又常有人以‘嫉如仇’自诩,但‘嫉’念又是善?‘善’的准到人的人,他生食肉也自以是善。

二、般舟三昧:是一“佛立”、“常行”的修持法,在期三月的修行中,不坐不睡,只可立可行,累靠在子上假寐。

在家的学修者不能生搬硬套出家人的方法,这要根据每个人的职业环境和家庭等情况决定。有的人可以从阅读经书,加强思想修养入手;有的可以静坐,修定,修慧,走开悟之路;有的可以专心诵经念咒。若要想迅速获得修证成就,就要按修密程序求密法,坚持修习。

不管什么时候,一切都要观为圆满:住处圆满、上师圆满、眷属圆满、法圆满、时间圆满。以五种圆满为基础的修持才叫修密法。一切都能观为清净,不是把不清净的观为清净,而是一切本来清净,这个时候才算进入密法。你有五种圆满的修法,在这个基础上才能修两个次第——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修持两个次第以后才能修大圆满法。明观五种圆满,你真正认识到了是最好的,如果你暂时没有认识到,也要深深地相信。如果你不相信,还有怀疑的话,你就不是修密法的人。之前,虽然你念的都是密宗的仪轨,念的都是大圆满的修法,但实际上都是显宗法而不是密宗法。

每人都以各自的准,自己所的都是善,而人的又是自己的情和利害系而的,以致每人自己的准都法作一定的范,何要同人的准?人人都自是善,都人是,而互相攻,互相攻仍然各自自已是善。

三、:在佛中修行,快十年,慢二十年以後,方具格。因除需要人外,更注意本身的修持基具否,以及教理的了解深入等。如果一始佛就要,何功何德要人。尤其前半年要有大德、教化;如果有正念、心,也不可以,要用功才可以,所以佛有:“不破不住山,不悟不。”不可以。

无论采取什么方法,修哪种法,都要有上师的指导和清净的法脉传承,不能凭书本自学,不能相信不符合佛教经典教义的乱传乱说,更不能相信那些打着佛教旗号的邪门外道,巫婆神汉,以及形形色色的装神弄鬼自称佛、菩萨行骗的伪气功师之流。

密宗与显宗所采取的方法的差异,也在于在对境当中修持方法的多与少。密宗里有众多积累资粮的方便,特别强调在对境中修行,所以成就快。无对境修一百年,不如有对境修一刹那。显宗里,尤其是小乘佛法总是避免对境,很少有在对境中修行的方法,所以小乘修行者不能获得彻底、永久的解脱。显宗里大乘佛法虽然有在对境当中的修法,但是很少,所以成就慢。

宗教也是一,各有各的善准,而相互。准格的,准不及自己的是;准松散的,准超自己的是愚。但之所以准散漫,是他得不深、不,然到底才是愚?

四、持午:即午不食。修行中,少食有助精用功,因此有因的,可以在修行程的某一段一下,但不可榜午不食。尤其在佛中,自己修持,也要尊重人不同的修行方法,所方便有多,各有各的修行法,佛法有八四千法,彼此互相尊重。

显密一定要圆融,不能互相诽谤。谤法有罪过,有严重的后果。显密宗都是正法,都能到达目的。但是人的根基不同,所以得到的方法不同,一个是坐飞机,一个是坐火车。要看自己的缘份在哪里,自己的根基在哪里。有条件坐飞机就坐飞机,没有条件坐飞机就坐火车。坐飞机快,坐火车慢,但是最后都能到达同一个目的地,都是一样的。显密法门之间也没有什么冲突和矛盾,都是救度众生脱离痛苦的方法,如果你认为有矛盾、有冲突、有怀疑,还是没有精通佛法,那自己就要好好地学一学。这是你个人的问题,不是佛法的问题。

佛教和一般人及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是在於善的准非常而且明。以佛教的准衡量。事上一般人所的‘心好’都是自我粉,所的‘善’都是、都不底。因此,之所以要佛,就是要知道什才是真正的‘善’、什的心才是真正的‘好心’,自己的有借口逃避;而更能身力行,真正地行善,最後自己的思想、行、和人格,都到最完美的准。

五、:又,就是到其他林道,每一一住三至五年,再一地方,也是三、五年,又再一地方,如此一、二十年後老。如果不,矩不懂,也有威,就被新,甚至常常被冒失鬼。

你可能也喜欢:必知:在家念佛有哪些禁忌?拜佛的手势图片,最标准的礼佛姿势烧香拜佛挑时间,2016年适合拜佛的日子为什么要放生,佛理阐述放生的好处和功德

所以,也可以,如果真正心好、真正行善的人,一定肯佛,接受佛教的善准,努力成真正的‘善男子、善女人’。

六、化冬:在大林,每到秋天,寺院僧便始拜信徒,把平安符送到信徒家中,信徒回以一碗米,化冬。如此,一年的道便了。化冬比起每年一次以吃主的供僧,意更深。

共有2条信息1/212尾页

善是有漏,只是增福,不能解回。而佛最的目的,是要修漏,要解回。佛法中之善行,是增修漏的助,是基,而不是目的。所以佛,不只是要行善,即使能行佛法中的善行,也是不的,是要究竟解的佛法。

必赢56.ne娱乐,七、普:僧向父法。若於丈室或法堂大法,普。

二、佛必吃素?

八、小:求和尚慈悲示教。

要回答,首先要了解吃素的真正目的是什?吃素是源自於大慈悲心,是因於畜生道生的悲,是他被、被屠戮、被煮等烈遭遇的不忍。任何人,在面碗的肉,都想想它活生生到被做成所‘美味佳肴’程中的酷,如果他吃得下,那真是一的悲心也有了。孟子都:‘恻之心,非人也’,有悲心的人,也可以‘人性’都有了,儒家都他做‘人’的格都不,何佛?

九、普:似今日的座。

所以,然五戒和出家戒中都有禁止食肉,但《梵菩戒本》中便食肉列菩戒。:‘一切生肉不得食。夫食肉者,大慈悲佛性子,一切生而去,是故一切菩不得食一切生肉。食肉得量罪。’

十、行:後散步,可以在佛堂佛,或在堂,甚至庭院或林小皆可,速度由慢快,或自行整均可。

真正,吃素不是佛的‘必’件,而是佛的‘必然’果。它不是用求的,而是自己慈悲心增,自然生的象。但果,也只是佛中的一‘副品’,而不是佛的目的。

十一、跑香:禅堂行香,目的在筋骨,和身心。

但如果不吃素的,或是慈悲心不大到能自然不忍吃肉的,吃素,可以培增慈悲心。此,吃素是佛的一手段,一增慈悲心的手段,但也不是佛的目的。而且手段也不是‘必’的,是自由性的,而不是制性的。

十二、行:水僧求法心切,四道,因古交通不便,多以步行到目的地。

於有心吃素,而境因素不可的人,可以因,或吃‘肉菜’。竟心要比外相更重要,有‘不忍吃肉’的慈悲心,要比求吃素更重要。而自他一切生命的慈悲心,又比不吃肉更重要。境有困的人,更努力在心性上修持。但不能心吃素的人,千不要以借口,掩自己好吃肉的行,更不可以此反、破人吃素,是要大因果的。

十三、苦行:事性的工作,如打所、看管山林、夜巡、行堂、典座等。

必赢官网,三、只要心中有佛,何必吃素?

十四、密行:人的修持法,不外人宣。

如果心中真的有佛,就不可能了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吃肉酒。

十五、共修:大一起修行,如加打七或定期念佛等。

佛是大、大智、大悲者,如果心中有大平等,怎吃同具性的生之肉?怎酒迷心念、障覆性呢?如果心中有大智慧,怎不知道物死前生毒,而食肉造成血酸,更是致癌的主要源?又怎不知道酒精害肺、麻神、腐智慧呢?如果心中有大慈悲,又怎忍心吃得下生的肉?

十六、禁:一般信徒在家中可行一、一日、一的禁,一下、美妙的世界。

只是心中有佛,不能吃肉。必自己已成佛了,具有佛的大能力,能超度得了你所吃的生;又必是了度化生,而行游三昧,如此方可以吃肉。

十七、朝山:三步一拜或朝寺院,都可朝山。

有些小中到酒肉和尚,常一句‘口禅’:‘酒肉穿,佛在心中坐。’句原是出自《般秋雨 》所,明朝末年忠攻渝城前,兵某寺,迫寺中的僧吃肉。有一位法叫破山的和尚,即以渝城百姓的性命交,要求忠在攻破渝城不能屠百姓,而他自己戒吃肉。於吃肉,破山和尚口偈:‘酒肉穿,佛在中坐……’。

十八、打七:可分禅七、佛七,有克期取的目的。如果不可,也可做一日或三日的禅、念佛。

了救一城的百姓,而自己犯戒,才是真正大慈悲心,真正的心中有佛在。破山和尚如此吃肉,非但有戒,反而更下量的功德。但如果一般人,只口腹之欲,而酒吃肉,然口中念的是同的偈,心中是‘中坐’,自己造不,引人造,更重的是破正法,人慧命。的,要以多大的代承?位佛行者千要三思而後言,切莫以身法,徒逞一的口舌之快,而量劫的三苦。

十九、止:禅七或佛七全默然坐,不出,任何人不得意出入。其每人可以在一天中有五分止的,以做、自我省思的功夫。

四、佛必出家?

此外,早上起床,可在佛前上香供水,或念《般若心》一卷,或<祈文>一篇;晚上可以拜佛、、打坐,可依家庭境、而定,修行不在短,而在持之有。平日生活中,喜持佛,如音,或持大明神咒;吃,念“佛光四句偈”,或“三念”,或“五想”,乃至小小布施、口、人善、做事真等,都是修行。

佛教徒包括出家和在家,一就可以很明地知道,佛不是非得出家才行。事上,在家佛的人是占佛人的大部份。

佛教休息也是精,精勇猛也要平衡、度。修行其就是自然、平衡、的生活。

另一是:若想心佛,是否出家?因似乎出家才是‘’的佛者,能心修持、弘法。

[注]

出家,的是非常值得。但的是:一、出家有很多戒律,必有特殊根器和福德才能承,不是每一佛者都能有此因;二、出家有寺院的工作必做,有多少能自己的意配;三、出家,由於身份形相,出外弘法亦有很多不方便,有反而不如在家身容易弘法。

的有:般若、法、、土、禅、方便、生死(入不出,生死皆在面)。

修心法的行者,心出家才是最重要的。至於身出不出家,只是示不同而已。因此,佛行者需於此起分心。

古代林僧出外,首先要得父的同意,到了道:先至大殿佛;至客堂知客;呈自己的料;明自己的望;定停留――一期、半年,或一年、二年,或意常住服什,也就是求派事,行的意思。

五、佛是老年人的事?

是佛一很好的名,往生要,修行也要道,因不易安心道,有道修行安然,道要款蓄,如冬,不能有。

老年人能佛固然很好,因老年人通常比需要佛法,指引他死後生命的宿。但非佛一定要等老年。

佛教中重要佛事活介
---------------------------------------------------------------------

在寺院中所行的佛事,要以水法最盛大,以焰口施食最常,其次,天和放生也是常常行的。

水法全名是「法界凡水普度大」。水法的始,相是粱武帝因中得到神僧的示,醒後受志禅的指教,自披藏三年之久,方撰成此文。於天四年在金山寺依修。但後周隋,此不行。到了唐高宗亨中西京法海寺神英禅中得人指,醒後大寺僧得到梁武帝所撰水文,因常此,遂流行天下。但是《弘明集》所,梁武帝於天三年才道事佛,不可能在天四年以前已披藏三年之久。水中的文完全依天台的理撰述的。其中所有密咒出於神三年菩提流志《不空索神真言》,不是梁武帝所不能,也是亨中神英所不能知的。在通行的水法分、外。依照文行事,外修《梁皇忏》及。所梁皇撰文及神英常此,可能只是指《慈悲道忏法》而言,至於水文是後人所增附的。

水法的盛行是宋代始的。宋熙中(1068-1077),川锷祖述梁武的,撰成《水》三卷,曾盛行於世。元佑八年,轼亡妻宋氏水道,撰水法十六篇,因眉山水。南宋史浩路金山,水法之盛,特施四明湖月坡山田一百,供四修建水之。乾道九年,月坡山建殿字,四建水大,史浩撰疏,作《文》四卷。南宋末年,志磐又成《新》六卷;制定像二十六。於是金山文「北水」;志磐所撰「南水」。《庵昙花禅》卷五有在建康山太平寺《王宜弟密相公水升堂法》,和在平江府恩光孝寺《悲水升堂法》。昙花是宋高宗人,可水佛事已很普遍。元《元叟端禅》有《朝廷作水升座法》,其是皇元年。《元史》卷二十八:英宗至治三年制京安、、安、普四寺,子江金山寺,五台佑寺作水佛事七夜。其月江正印禅住持金山,其《》中有《朝廷金山建水法普》,就是其事。《楚石梵琦禅》卷二十有明洪武元年、二年(1368、1369)次於山禅寺水法升座《法》,也是受明太祖敕旨行的。可元明水佛事甚重。明宏又因金山寺本前後,不始,僧者亦意各殊,乃取志磐崴重加正,成《水修》六卷。清咫撰《法界凡水大普利道性相通》九卷,《法界凡水大法忏》十卷。在通行的是清道光集宏正的《水》。

根如上所述的水佛事展情看,水文是宋人撰的。宋遵式《施食正名》中:「今越寺多置院,有榜水者,有斛食者,有冥道者」。是水冥道是同一式的名。日本最澄、仁先後入唐求法,所回的密部典中有《冥道遮法》一卷、《冥道遮文》一卷。在《阿婆抄》中有《冥道供》,其模水大致相仿。可水法是唐密教的冥道遮大梁武帝的六道慈忏相合而展起的。到了宋代锷又采取了密教而成《水》。明池大既嫌金山寺木,可原初始未必是出於通家之手。在金山寺本既不,考知其容。之,水法是宋代盛起的一佛教式,是可以言的。

瑜伽焰口系根《救拔焰口鬼陀尼》而行的一佛事式。中:佛在迦毗城尼具律那僧迦,比丘菩法。阿居定。至夜三更,有一鬼,名曰焰口。於阿前:「後三日汝命,生鬼中。」阿心大惶怖,疾至佛所,此事,乞示教。佛量威德自在光明殊妙力陀尼,之即能免鬼苦,福增。修此法,於一切,取一器,盛以水,置少及食等,右手按器。陀尼七遍,然後多、妙色身、博身、怖畏四如名,取於食器,地上,以作布施。若施婆仙,即此陀尼二七遍,投於流水中。若三七遍,奉三,成上味奉供。

此法的,最初是唐武後叉陀《救面然鬼陀尼神咒》一卷和《甘露陀尼咒》一卷。面然就是焰口的。其《救面然鬼陀尼神咒》中所的真言名食真言。《甘露陀尼咒》所真言名甘露真言。取一掬水,咒之十遍,散於空中,即成甘露。其後不空三藏出《救拔焰口鬼陀尼》,叉陀所同本。不空又出《瑜伽集要救阿陀尼焰口》、《瑜伽集要焰口施食起教阿陀由》(即前《》前半起源分行)、《施鬼食及水法》。日本所尚有唐跋木阿《施鬼甘露味大陀尼》。不空《瑜伽集要救阿陀尼》中的行法次第是:一、破地真言,二、召鬼真言,三、召罪真言,四、摧罪真言,五、定真言,六、忏侮真言,七、施甘露真言,八、咽喉真言,九、七如名,十、菩提心真言,十一、三昧那戒真言,十二、施食真言,十三、乳海真言,十四、普供真言,十五、奉送真言。自此以後施鬼食便成修密法者每日必行的式。日本入唐求法家曾回有施食鬼的。空海著《秘藏》中曾解施鬼法中五如。安然《八家秘》有《施鬼法》,列家八部。但是在中由於唐未五代之,著密教失而施食一法也失了。

宋代於施食一法是不了解的。在遵式《金集》中有施食正名、施食法、施食文。施食想篇。其法非密教,只是取中真言,附以台宗想而已。其施食正名中:「今越寺多置院,有榜水者,有斛食者,有冥道者。」斛食是指焰口施食。冥道是唐代的冥道遮大,也是密教行法的一。水是宋代起的式。此三者在是混同著而所分的。宗有《施食通》一卷,首《救面然鬼》二,次《涅》佛化野鬼神,《鼻奈那事律》佛化魔子母及《》中比丘乞食分施鬼畜文,次集家於施食及水之文。其中有仁岳《施食知》一篇,也以施野鬼神,施鬼子母救拔焰口鬼同是施食。《正》卷四《利生篇》也同此。可宋代家於焰口施食曾企恢而未得其道。

元代由於藏族喇嘛入地,密教也之。藏中有《瑜伽集要焰口施食)一卷,未注人。就其中真言音所用字考之,是元人所。其次第不空《救阿陀尼焰口》相同,其前增有三、大明王咒、法菩咒、三十五佛、普行偈、心供、三施食、入音定,然後方破地。而後增尊真言、六趣偈、回向偈、吉祥偈、金百字明、十孤魂文、三依。此瑜伽施食之法得以。

明代,由於家承不一,各自以意增益,遂又形成。今所知者明代行法有《瑜伽焰口施食科》。其後天禅其繁,成《修瑜伽集要施食》。世《天焰口》。天台操之,名曰《修伽集要施食》二卷。其中唯召孤魂文不同。池宏又因《天》略加,名曰《修瑜伽集要施食》,略名《瑜伽集要施食》,之,名《施食》。清康熙三十二年山德基又因宏本略加,名《瑜伽焰口施食集要》,世《山焰口》,乾隆六年山福聚又因之作《瑜伽施食)。此外又有康熙十四年寂暹著《瑜伽焰口集纂要》。康熙二十二年刊《修瑜伽集要施食》的跋文中:「禀受承不出一家,遂使流通本大相庭。纭彼此,莫知。」清代佛寺流行的《焰口》,多《天》和《山》。

天是後起的一式。天台宗智者大依《金光明》制定《金光明忏法》,其中道是要依《金光明》大才天、大功德天和四天王座位。而忏文中依奉大梵尊天、帝天、世四王、金密、散脂大、大才天、大功德天、鬼子母等十一天。到了宋代修金光明忏,天供,就意依文而增加之,天座次的排列也引起。南宋中(1131一1162)神撰《天列》,乾道九年行霆又撰《天》。天供有十二天、十六天、二十天、二十四天、三十三天不等。

到了元代,便由金光明忏法略出供天一,作寺院中每年朝佛事。元省悟所著《律苑事》卷十中:「正旦元首,各寺祈式不同,修光明、音忏法,或文,或只咒。」又:「正月旦、上元,寺殿堂多修忏法,或供天。」《氏稽古略》中,元文宗,天台宗的慧光法於每元旦率修金光忏,便是天所以起的根源。明末弘律就略的《金光明忏法》撰《天科》,至今寺通行。

放生中地放生的不始於佛教。《列子・符篇》:「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可逢日放生,古已有之。而且《符篇》中:「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而捕之。死者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不相矣。』子曰:『善!』。」可不有放生,而且有捕以供放生的。

佛教提倡放生,首先是《梵》中第二十不行放生戒:「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又:「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金光明・流水者子品》中:佛往昔流水者子救十千事。《藏》卷五:沙救子水,得命。地大模放生始於天台智者大。有天台山麓海之民,扈梁六十三所放生池。唐宗乾元二年,诏天下立放生池八十一所。真卿撰天下放生池碑。宋真宗天禧元年,敕重修天下放生池。天禧三年遵式奏以杭州西湖放生他。天三年,知奏以南湖放生池,於佛日放生。遵式《金集》中有《放生慈法》,知《四明教行》中有《放生文》,都是放生。在通用的《放生)也是依《金光明・流水者子品》的大意纂的。

盂盆盂盆是系佛教地,根《佛盂盆》而於每年七月十五日行的超度代宗的佛教式。中:目以天眼通其亡母生鬼道,受苦而不得救拔,因而往白佛。佛救之法,就是於七月十五日僧自恣,七世父母及在父母在厄中者。集百味食安盂盆中,供十方自恣僧。七世父母得鬼之苦,生人、天中,享受福。就是盂盆的起。此是西竺法的(但《出三藏集》以失),全文八百余字,此同本的有失的《佛恩奉盆》,又名《象功德》。其文字更短,三百余字。此外《元教》卷十八《疑惑再》中有《土盂盆》一卷五,此已佚。《法苑珠林》卷六十二引用其文,《大盆土》,十六王佛目救母苦之事,各造盆以盛食,佛及僧事。

於竺法的《盂盆》有多注解。存的有唐慧《盂盆述》一卷,唐宗密《孟盆疏》一卷,宋元照《盂盆疏新》二卷,宋普《盂盆疏古通今》二卷,宋遇《盂盆疏孝衡》二卷,宋日新《盂盆疏余》一卷,明智旭《盂盆新疏》一卷,清耀《盂盆折中疏)一卷,清元奇《盂盆略疏)一卷。《盂盆》的解有法:一盂是梵音,倒;盆是言,指盛食供僧的器皿。如唐慧(盂盆述》中:「名餐香俎在於盆,奉佛施僧以救倒之苦,故名盆也。」唐宗密《疏》:「盂是西域之,此倒;盆乃夏之音,乃救器。若方俗,曰救倒器。」明智旭《新疏》、清耀《折中疏》、元奇《略疏)都用此。第二以盂盆三字都是梵音。慧琳《一切音》卷三十四:「盂盆,此言也。正言婆,此:倒。案西法,至於僧自恣之日,先亡有罪,家嗣,亦人飨祭,於鬼趣之中受倒之苦。佛令於三田中供具奉施佛僧,佑彼先亡,以救先亡倒之苦。:盂盆是食之器者,此言也」(今按文前段亦以食物安盆中之)。宋遇《盂盆疏孝衡》:「者,梵佛陀婆佐素,言:者救倒器。」「盂盆者,即今大宋翻者言,此皆梵略也。具正『婆擎』,孝,供,恩,倒。盆亦略,:盆佐那。新:佐,亦:佐曩,言救器。以回文,名救倒器。」此是遇院商榷所得的解。

至於依《盂盆》而行式,始於梁武帝衍。《佛祖》卷三十七:大同四年帝幸同泰寺,盂盆。楚《氏六帖》四十五:「《宏明》:梁武每於七月十五日普寺送盆供,以日送,目等。」自此以後,成俗,代帝王以及群不行,以祖德。唐道世《法苑珠林》卷六十二《祭祠篇》:「家大寺,如安西明、慈恩等寺,……每年送盆供物及盆音人等,有送盆官人,者非一。」又:「外有施主盆供事。」可唐俗於盂盆供是很重的。此後就更盛大的行。《佛祖》卷五十一:「诏建盂盆,七神座,迎行衢道」(又卷四十一大三年。「德宗幸安寺,盂盆供」(又卷四十一元十五年。《氏通》卷九亦有似的,以常。宋《大宋僧史略》卷中《道》中也此事,「造盂盆,以金翠」。只是以前送盆往寺供,至此改在官行,而供器更了。民於盂盆也日烈.如日本仁《入唐求法巡行》卷四,昌四年城中寺七月十五日供,作花、花瓶、假花果等各奇妙。常例皆於佛殿前供。城巡寺喜,甚是盛。今年寺供於常年。」不在家士庶修供,出家僧也各出己,造盆供佛及僧。如宗密《盂盆疏序》:「年年僧自恣日,四事供三尊,宗密依之崇修,已多。」

到了宋代,俗相沿不改。但是盂盆供的富和供佛及僧的意少而代之以亡的行事。在北宋如宋孟元老《京》卷八《中元》所:「印《尊》、《目》。又以竹竿斫成三,高三、五尺。上之,之盂盆。搭衣服。冥在上,焚之。肆人自七夕,便搬目救母,直至十五日止。者倍增。」游《老庵》:卷七亦:「七月中旬,俗以望日具素馔享先。竹作盆盎,,承以一竹。……之盂盆。」宋高承《事物原》曾呵其失:「按《盂》曰:『目母亡;生鬼中。』佛言:『十方僧之力,至七月十五日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十方大德。』後代,乃至割木割竹,工巧也。今人第以竹架,加其首以斫中馔。目救母像,致之祭祀之所。失之甚矣。」但《事物原》尚焚盆及冥之,似尚是宋代早期俗。及至南宋,如宋自牧《梁》卷四:「七月十五日……僧寺於此日建盂盆,率施主米,之亡。」

自後盂盆便成寺院中每年重要行事之一。元德重《百丈清》卷七《章・月分知》中:「七月初旬,堂司出孟盆寮看,斛食供。十三日散楞。十二日解制。晚盂盆,施食。」元明本《幻住庵清》:「七月十五日解制人事。此夜分建盂盆以幽爽,以劬。此亦出,大意披。此有甘露一,依而行之。」就明盂盆的主要容在於施食了。式一直流行到明代。明宏《正集》中曾加以正:「世人以七月十五日施鬼神食孟盆大之,此也。盆起目,七月十五日,僧解夏自恣,九旬多得道者,此日修供,其福百倍,非施鬼神食也。施食自起阿,不限七月十五。所用之器是摩竭斛,亦非盆。一上奉,一下鬼,可得混?」清曾欲全其道,日盆,恭敬三;夜施斛食,普渡鬼神。《百丈清》卷八中《盆摘要》,全卷《盆纂》中。其中有、上盆供、僧食,又附盆二十一。但是各寺院遵行者不多,在群中仍多以亡度鬼盂盆的主要行事。

很多人都以老年比有空的,才可以佛,其不然。你能保你年老一定有空?甚至你能保你能活到年老?而且佛也不是要空才能,而是要在日常工作中的。更何老年佛,有好多比年人更不方便的地方,比如吸收能力、理解能力、想能力、和修法所需的精神力等,都已大大退,而著心和染污心、世等,都更深、更革除,障更大。因此,老年才佛,比年就佛,困何止十倍?更要想成就了。

所以,若是真正想佛,真正想成就,必趁年就好好、好好修。早一分始,就多一分容易。

六、佛只是追求心的寄托?

寄托心的方式有很多,佛也可以到效果,但不是佛的目的。

所寄托心,其所指的心,只是我的妄念而已。追求心的寄托,的是使心得以安。而寄托心的方法,不外是藉用或宗教等外境,以幻的外境羁妄念。但妄念是念念生、幻不定的,即使得安,也不永,究再度失落,再度追求的目求寄托。有少的人,能把一生、甚至把生命部,但是妄念烈的著,烈的追求,不加追求同一境相目,表面上看似找到身的寄托,事上依是不在追求,不能使心得到安。所以向外追求心的寄托,事上是不可能得到真正寄托的。

佛,正好相反,是向追求自己的真心。追求真心的第一步,是止息妄念,使妄念外境不起作用,而不是向外境找寄托,用外境足妄念。妄念止息了,身心自然安,而真正到追求心寄托的目的。但不是佛的目的,而只是佛的始。

七、佛是了往生世界?

若相於我世界,世界然是非常高的境界,非常好的境,也很值得我世界的一般生追求往生。一到世界就不再受生死回,也可以是某程度的成就了。但若佛的全程目,往生世界不是究竟,它只是一殊的方便而已。

我佛,尤其是密宗的行者,要以即身成就目而心,要自己建立一土,要自性本具的土。因土和土,原本就是同一,只是生的心念有染污,所以所的世界才不清。世界的相貌,是我的心念和力而的。我能回本具清染的自性,自性中本具的土,也就自然,都是土了。

除非是妄自菲薄,自不能成就的,才退而以往生目。

要想往生世界,首要的是大菩提心,要修行而求往生、早日成佛而求往生、救度一切生成就而求往生,其次再修往生土的法。如果不肯菩提心,即使修往生的法修得多好,也一法往生。因阿陀佛是以大菩提心力建立土,生不菩提心,便不能阿陀佛力相,故法往生。

八、佛的目的是什?

佛是了什目的?以什佛?非常重要。因‘因地不真,果召迂曲’,如果不正,怎、怎修,都走到歧途去。

一般,佛有四不同的心:一是了此生或下一生的福,或了自己或家人的命健康,而佛;二是了自己解生死回的痛苦而佛:三是除了追求自己解,也要救度一切生都能和自己一解痛苦,乃至都能究竟成佛,了目的而佛;四是了解一切生死回、或成佛涅,一切的痛苦解,一切的生和佛果,都一只是妄的幻相,有什可追求,也有什必的,了自己和一切生都能知道理,回超越的境界,而佛。

四心,然有次上高低的差,但基本士都不算。然我不鼓第一和第二心,但如果你是以心而佛,我也不排斥,但你自己必逐步整自己的心,著佛法了解的深入,和心量的逐展,追求的目的也跟著提升。事上,佛的真正目的只有一:悟。

除了四目的之外,如果你有不同的目的,那就要小心了,最好自己底一下。特是如果了追求超常的能力、了感、或通、等等目的而佛,一定要重新考,重新了解佛理,重新建立佛的理念,等定具有正的後,再佛。因佛是一追求正悟之路,而不是追求迷惑於超常能力感之路。如果以超能力或感吸收信徒的,必定不是真正的佛法。如果了超能力或感而佛的,必定走入歧途。拿自己的慧命去取幻的超能感的眩惑,那是最不值得的事。

九、佛是些什?

佛要佛的心,不是佛的外相。什是佛心呢?佛是者,佛心也就是‘’,了宇宙人生的真相,知自己的念,悟自己的本心。而,是要自己,要自己,而不是了解佛陀出的後的境界,那是佛的,不是我的,你‘了解’也只是用意去想像而已,不能真正到的境界。所以我佛,是要的方法,自己依此方法。

佛心是平等心,是不分心,是取心,是不生心,是、嗔、的清心。我佛、修法,也就是在修心,把我生不平等的心、自私的心、喜分取的心、念念不定的心念、充嗔的心念,‘修正’成清的佛心。我要先‘修正’的方法,再著用些方法,自己的心修正成佛心。

佛心就是菩提心。什是菩提心呢?菩提心有四:菩提心、菩提心、行菩提心、菩提心。菩提心,即生本具的性。菩提心,即求此性的心,不自己悟,也生都能悟,也就是菩‘上求佛果、下化生’的誓。行菩提心,即依佛法修持六度行,以本具的性。菩提心,即本具的性已,究竟悟之心。菩提心是所依之根,行普提心是所修之道,菩提心是所得之果,根、道、果都同是菩提心。菩提心是所,菩提心是所得之果,根、道、果都同是菩提心。菩提心是所,菩提心是所修,行菩提心是所行,菩提心是果。

所以我佛,就是依四菩提心而:先菩提心,了知我自已的心性和佛的心性不二;依此而起菩提心,令自他都能佛不二的菩提心;再依而起行菩提心,精修持佛法;最後到菩提心,自始至所做的自性菩提心。

佛心具足大智、大悲、和大能,我佛,也是要佛的智慧、慈悲、和能力。但些智慧、慈悲、和能力,都是我自己本就具有的,因我的心和佛心本就是相同的,只是我自己一直都不知道而已。所以我佛,是要佛陀如何他的大智、大悲、和大能的方法,要依照他的方法去做、去我自己自心本有的智慧、慈悲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