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的一生其实可谓命运多舛,尤其是十年'文化与革命',对他更是毁灭性的打击。但沈从文凭借着超然的平静,留下了不朽的文化艺术瑰宝,赢得了源源不绝的读者与尊重.

我想,这篇文章即是随笔,便不能太正式,用点轻松愉快的词,避开生硬古板的格式和套路,随意写些不着边际的论调便是成了。

沈从文,生于1902年,逝于1988年。 “如果他在世,肯定是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最有力的候选人。”不少人喜欢这样的说法,以此来加重对沈从文的崇仰和表达遗憾。《沈从文的后半生:1948—1988》认为,这固然是个很大的遗憾,不过实在说来,获奖与否并没有多么重要。重要的是,对沈从文的认识,能走到多远多深。1988年,远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重新发现”沈从文的工作始终在继续。 近30年来,坊间流行的数种沈从文传记多侧重传主前半生,《沈从文的后半生》在传主1949年之后迫于外在压力而“改行”这个根本原因之下,试图解释清楚他为什么不去干别的行当而独独选择了文物研究——张新颖认为湘西早岁生活及短暂从军所积累的艺术兴趣、审美素养以及《史记》《旧约》所形塑的深刻历史感、“有情”观念等共同促成了这一“改行”。从1948年始,沈从文在时代大转折关口的精神危机和从崩溃中的恢复,成为他后半生重新安身立命、成就另一番事业的起点。这部着作由此起笔,沿着他生命的坎坷历程,翔实叙述他的社会遭遇、个人选择和内心生活,叙述他为始终不肯放弃的物质文化史和杂文物研究而做的超常努力和付出。 写作从理解开始 1992年,张新颖读了沈从文的家属整理发表的《湘行书简》——沈从文1934年从北平返回家乡,在湘西的一条河流上给张兆和写的一封封长信,读过之后感受无以言表,觉得必须写一写沈从文了。 《湘行书简》本来就是沈从文在一条河上写的东西,“真的历史是一条河”,普通读者可能会把它当成自然景物描写,其实这条河既是一条自然的河流,但人在这条河上生活,有船夫、有船娘……它和人的劳动、日常生活都连在一起,所以它又是一条“人”的河流。张新颖说,我从这里终于理解了沈从文到底关心的是什么。他关心的是普通人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普通人在生活中的劳动、创作和智慧这些东西。这句话构成了我对沈从文人生的一个基本理解,以及他后半生为何钟情于杂文物的内心驱动力——那种对普通人所创造的历史的深深的折服。 在张新颖看来,到目前为止形成的关于沈从文的叙述“模式”里,已经显露出某种凝固化的倾向,这种“凝固化的倾向”就是从前有的解释方法、见解、观念、理论,未必不对,未必没有道理,但不断重复下去,一味因袭,让人觉得有点不耐烦。而沈从文是个丰富的作家,可以研究的东西太多了。就像大众对沈从文的印象,只知道他后半生开始搞文物研究,期间受过很多苦等等,对他的认识可能停留在对其命运的感慨上。而张新颖觉得,对一个人的了解,单单停留在对他命运的感慨上,这很不够。 沈从文的世界通达四方 谈及沈从文的文学创作,张新颖说,沈从文的文学世界能够贴近日常生活,贴近普通人的真情实感,他的文学不挑选读者。有的文学是挑选读者的,比如一些专业的文学理论批评的书籍,只有学者才会阅读。但是沈从文的书,无论你是学化学还是学数学的,你不一定完全了解沈从文,或者只看过一篇文章,但是也会非常喜欢,这就是说沈从文的文学世界不拒绝任何人。当一种文学开始挑选读者的时候,它就把自己变小了。沈从文的文学不排斥普通的读者,这就是他的魅力。 张新颖曾经写过这样的话:“这么长的时间,我没有一门心思只做沈从文研究,却始终是一个日常的沈从文的读者,一个每年有一个学期在课堂上讲沈从文的教师,一个在沈从文的世界里低回流连、感触生发的人。倘若以为这个世界是个边界清晰的、孤立自限的、个人自足的世界,那就可能错了;深入其中,才会发现这个世界敞开着各个朝向的窗子,隐现着通达四方也通向自己的道路。有这样的感受和体会陪伴度过平常的日子和长期的生活,那是比做一个专门家更好的事情。”必赢官网 1=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

必赢官网必赢56.ne娱乐 ,       最喜欢在阳光明媚、清风拂面的午后坐在公交车上,漫无目的的在城市中穿行,靠窗可以蜷曲脚的座位是我的最爱,可以懒懒的放空。一辆公交车承载着多样的人生,人们都安静的看着手机,偶尔也有人在看书,还有一些像我这样没有目的地的慵懒之人。很喜欢去观察车里车外的那些人们,想他们在过着怎样的生活,有着怎样的故事,有着怎样的喜怒哀乐。

'文化大革命'时,沈从文是'重点打击对象','红卫兵'派他去扫女厕所。这对一个文学家来说是天大的羞辱,但沈从文却平静地说'组织在政治上不信任我,但在道德上还是信任我的。'于是,我看见了那张脸,平静中带着坚毅与乐观。

但我也不能太敷衍,是自己的体会,便不能草草了事。说说近来书里的体会吧!书本真是一个交流的好地方,作者或作家都拥有难以想象的观点以及思维,譬如爱情。这在某些人眼里,只是一个不太高明的笑话,他们是黑暗的是负面的是不乐观的,但他们也是正确的批判的不可质疑的,环境与位置造就了他们。他们眼光独到,直插进阳光下的黑暗,用无比冰冷的现实和语言冲击着人们的大脑,让那些在理想中疯狂的少年警醒,让那些未曾冷却的热血沉寂,把一切美好的幻想击碎,然后在这个无比冰冷的现实中存活下来,归于平静。这确实是片面的,但能让人冷静。

       总能看到急匆匆赶路的人,是在奔往有梦的地方吧;总能看到在车里打盹的人,是生活得有些辛苦吧;总能看到拥挤的车厢里,人们那或淡然、或不耐、或烦闷的表情,是人生本就不易吧。

有一次,沈从文被多年好友告了密。

可我终究还是相信爱情的,即便不像小说那般充满戏剧性,也不会那样荡气回肠,回味无穷,甚至没有浪漫的邂逅或偶然,但我还是相信。感情是很难琢磨的,它的出现并不是昙花一现的惊艳,一见钟情或许存在,我却只认为那只是一时的好感,不得不说从外貌表现出来的某些特质确实有参考价值,可终究没有水滴石穿的坚韧与长久。我渴望着爱情,甚至我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感觉,仅仅模糊的知道,她很珍贵。

       看到一位看似纤弱的女孩骑着哈雷疾驰而过,美丽又坚毅;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每日晚间准时出现在英语培训班,寒风料峭、风雨无阻;看到斯文的职场白领换完衣服后,在球场上硬朗的拼抢身姿。。。。。。是不是很难从外表呈现的那一面去定义一个人?特别喜欢揣摩人们看不见的那部分精彩,或好,或坏。